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游遍梓州

观鹿山---- 天道造神奇

观鹿山---- 天道造神奇

时间:2011-12-09来源:www.santainews.com作者:晏肆佰
分享:

   

    在三台县北部,紧邻绵阳科技城农科区的永明镇境内,有一座山叫观鹿山。《方与胜览》载,观鹿山,古有仙人骑鹿于此而称名。其山高数十丈,方广十余里。以观鹿山为轴心,它及其附近周围有五龙捧圣、龟相辅圣、群狮朝圣、凤凰送书、仙鹤降瑞、蝙蝠展翅以及雷劈巨龙、飞天蜈蚣、卧莲蜥蜴、双头蝎子、金蟾、木鱼、官帽、官印、官椅等自然景观。这些景观惟妙惟肖,形神兼备,可游、可观、可感、可赏,给人以教化和启迪。

  传统吉祥物富集。这里有龙、凤、龟、鹤、狮、蝙蝠和“五毒”,它们都是吉祥物。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有巨龙腾飞,丹凤朝阳,龙飞凤舞,龙凤呈祥,鹤庆吉祥,松鹤延年,龟鹤延年,龟龄鹤寿,瑞鹿祥和,鹿鹤同春,鹤鹿献寿,群狮闹春,迎春降福,福在眼前,福寿如意,福寿双全,福寿三多,福寿绵长之称,“五毒”驱邪辟魔,祈求安泰协和之谓。其数量之多,令人惊叹。

  奇妙的分布、阵势。观鹿山仙界圣境以观鹿山为中心分布于四周。圣在中间,居于核心地位,群仙列四周,大致成圈形分布,向圣或趋势向圣。有疏有密,疏密有致。东北密,西南疏。然而密不是密不透风。有动有静,动静相宜。蜈蚣从群山中蹿出,呈几个“之”字形,连绵十余里,见身不见尾,仿佛由天外飞来,张着大钳,气势逼人。蜥蜴爬上莲花山,静卧圣前,修炼正果,它为龙的医生,龙捧圣而它随之安享这等规格、待遇。梵静中,禅音诉说圣那免不了的人世间势利的一面。蜥蜴、官印、官帽和官椅等少部分景物为静,其余大部分为动。符合朝圣这一命题,均衡而呼应。“五毒”作为一个集合,也并不是挤在一起,而是紧紧分布于山的几处,均衡而呼应。美中有丑,丑中有美。“五毒”分布其中,体现了这种审美观。

  极强的动感和生命力。一些自然景观具有极强的动感,表现了生命的运动和运动的生命。如“凤凰送书”,凤凰从天外飞来,头朝南,左翅低,右翅高,尾羽从右翅下露出,一个优美的丹凤朝阳式;“仙鹤降瑞”,仙鹤自南海飞来,收复双鹿河的乌贼鱼,还双鹿河一片宁静,它将落地而未落地,翅膀似展欲收;“龟相辅圣”,龟相一边爬行,一边抬头,似面圣,上奏圣。

  迷人的情态。一些自然景观颇具迷人的情态,感人至深。如笑和尚逗引群狮朝圣。公狮在前,颈下系两只铃铛,张口大笑,表现出雄性的阳刚情态。母狮在后,闭口含笑,表现出雌性的阴柔情态。两只狮儿子紧随其后,表现公、母狮的舔犊之情和小狮的依恋之态,让人联想到一家人的和睦美满。

  多样性的美。西方美学史上五个最重要的审美范畴是崇高、优美、悲剧性、喜剧性和丑。这些审美范畴在这里都可以找到。五龙捧圣,圣引领群仙,群仙朝圣体现崇高;凤凰送书、仙鹤展翅的仙姿仙态体现优美;龙庇护乌贼鱼,被雷公电母斩断龙尾,身体疼痛抽搐,这就是悲剧性;母狮慢行,挡住凤凰的右翅,凤凰右翅拍打母狮的屁股,叫它快过去,表现出凤凰的风趣与幽默,按照美学大师蒋孔阳先生的说法,这也是喜剧性的一种;圣前“五毒”,整体驱邪辟魔,视为美。个体凶残恐怖,则视为丑。中国民间故事说,金蟾化身罗汉,在刘海外出时,把胡秀英推入井中,夺去她的宝珠,秀英被迫现了狐形,回山中求助众姐妹,刘海深夜到山中找石罗汉为妻报仇,最后在众姐妹的帮助下打败石罗汉,并夺回宝珠。金蟾破坏刘海与狐仙胡秀英的忠贞爱情,这就是丑。丑作为一个重要的审美范畴,其美学含义是多方面的。“以丑衬美”,“世界的发展有待于丑的刺激”,“审丑历来都是人们审美活动的一个重要方面”。(《美学原理》p198蒋孔阳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天道造化,天、地、人合一的至高境界

  天地有道,道的推演,道是什么﹖老子说“天下万物在于有,有生于无”,从无形无象到有形有象的过程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是无形无象的混沌状态的精气,只是浑然一体的存在,所以说道生一,道有精有象,“道生一,也可以产生它自己,是最基本的存在”。“这是关于世界起源的彻底的唯物主义的命题”(《中国哲学史》第一册p48—49任继愈主编人民出版社)。观鹿山有道。在这里,可以悟道,也可以感受道的形象推演。鹿峰东边的一个山体,有双腿,一伸一缩,用力蹬地,顺着山体往上看,一片零零乱乱,不像什么,又像什么,像什么,又不像什么,呈混沌之象,这一片混沌便是道。只见混沌中一个清晰的“一”字山正从道中生出,为道生一。一生二,二为天地,天在上,地在下,天卦穿地卦,阴阳交合。“天是阳,地为阴。阴阳之气是万物之所生的基本原因”(《庄子导读》p84谢祥皓著巴蜀书社)。天地孕育三,三为佛,“万”字。而三生万物,万物中有动物、物。动物如龙、凤、龟、鹤、狮和老爷湾的老爷、天官湾的天官等;物如官帽、官印、官椅等。打上佛的烙印。

  道的真谛。道“先天地而生”,“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是“大象”,“大象无形”,(《中国哲学史》第一册p48—49任继愈主编人民出版社)。表明道的地位是很高的。我们知道,概念有内涵和外延。地位这个概念内涵和外延呈正相关。即地位高,外部形式往往表现为大、高、尊、上;地位低,则表现为小、低、卑、下。观鹿山之道居于“二”、“三”之下,甚至万物之下,地位是不是变了呢﹖地位没有变,且看庄子的说法,《知北游》记载东郭子问道之事,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耶?”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耶﹖”曰:“在瓦壁。”曰:“何其愈甚耶﹖”曰:“在屎弱。”这里,道的高尚、神秘的性质被破除了。原来道就存在于人们所见的“蝼蚁”、“稊稗”、“瓦壁”甚至是“屎弱”之中。可见道的存在与形式地位高低无关,它打破了关于地位的常理。观鹿山之道符合庄子的说法,体现道的真谛。

  天地、道佛相会、相交、相争、相融。在鹿峰山,天地、道佛相会、相交,构成相争、相融的奇观,它孕育观鹿山之圣,这便是真魂,其为内核、核心。在它的聚集下,构成五龙捧圣、龟相辅圣、群仙朝圣的仙界圣境。

  至于观鹿山仙界圣境圈内或泛圈内的老爷湾、天官湾以及大西丞相严锡命故里、明谏议领袖张羽中故里、元书法家邓文原故里、寒婆坟庙等人文景观,因另有文叙,故略。总之,观鹿山天、地、人在秩序、旋转、运动中达到相生、相合、相融的至高境界。

蕴含的巨大价值

  仙界圣境观鹿山蕴含的价值包括广义、狭义价值。广义价值包括自然、人文景观价值。狭义价值指自然景观价值。人文景观价值不言而喻。这里仅讨论它的狭义价值。

  自然美、自然的绝唱。观鹿山的这种自然美有别于纯粹意义上的山川自然美。美的山川再含美的物象,它在山川自然美的基础上,更赋予山川自然的物象美,它使这种山川自然美更加厚重、灵动和耐看。虽然,自然界中不泛象形山,但是,观鹿山众多的象形山在呈现自然物象的美的同时,还形成绝妙的组织,具有丰富的、深厚的文化底蕴,透射出耀眼的光芒,则是少有的,甚至是独有的,可谓自然美之绝唱。这种自然美虽然是人的创造,但它是来源于自然的,因而,又是自然的绝唱。它是主客观的统一。

  自然的唯物辩证哲理。一是一道世界起源的彻底的唯物命题。前已述。二是矛盾的斗争性。如仙鹤与乌贼鱼体现战争、和平、安全、危机、正义和邪恶。三是矛盾的同一性。“五毒”单独有毒,相配却可以驱邪降魔。四是矛盾的统一性。诸多矛盾统一于观鹿山之圣。

  自然的教化书。观鹿山的自然景观传递着丰富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信息。有丰富神奇的神话故事,有美与丑、善与恶的展示与较量,富有教化启迪作用。

  观鹿山的自然景观奇特、丰富、大雅大俗,雅俗共赏,富有教益,不可多得,是大自然的天作之合和恩赐。与之相连的建设镇涪建村沟壑纵横、险峻,佛爷岩险、奇、古、怪。五层寺独特的崇高地位的“五”字文化,有丰富的三国文化遗址,有“金镶玉印”、“凤凰托印”等自然景观。三地大致成“巾”字相连,国、省、市级公路交叉环绕(已有绵盐路通车),加之较好的植被,便利的水源,较少的人口,以及国家退耕还林政策,是一处很有开发价值的风景名胜之地。(完)(晏肆佰)

友情链接

本网手机阅读

梓间快报微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