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琴泉平台】茶事

时间:2016-03-22来源:琴泉微信公众平台作者:柴玉芸
分享:

【作者简介】柴玉芸,甘肃省作协会员。其诗词、散文、小说散见于《中华诗词》、《诗词界》、《当代诗词》、《北方文学》、《中国文学》等。

我不太懂茶,所以喝茶也是随性的,但却也有一次为茶倾倒的经历。

那茶叫“女儿茶”。是二零零二年我去黄山玩时买的。

买茶的心情其实很大众化,因为到产茶的地方旅游了嘛,怎么也得带点茶回来啊。于是就去路边的一个茶叶店挑茶。可是茶叶琳琅满目,选哪种好呢?这个拈拈,那个摸摸,最后终于被这个漂亮的名字吸引了。

可是你知道的,名好未必茶好啊。就如人,有的人粗壮有力却叫一个婉约的名字,有的人清俊秀丽却有一个奔放的代号。可是我不管,一口气就买了一大罐子。没有想到的是,拿回来一试,居然很好喝。

于是,每天喝,一天也不落下,着了魔似的。

那罐茶我记得我整整喝了半年。

后来,茶没了。喝茶的兴趣也随之消失,这也真是奇怪的事情。

但朋友中却有喝茶极讲究的。

有一个朋友外出就餐必自带茶叶。

那样一个外表粗糙的人,款款地从包里掏出一些包装精致的小袋子,里面装了据说从这里那里捎来的新茶,给每人的杯里倒上一点,然后亲自往杯里注入刚刚没过茶叶的开水,然后说,等等啊,等等啊。于是我们就等,等到杯底碧绿荡漾了,他才又提起壶来再加水。加满一杯说一声,可以喝了。再加满一杯又说一声,可以喝了。

这是身边的朋友。

还有一个南方的博友有一天他在博文里写道:“初春在梅枝上收了一些雪水,盛在罐子里埋在树底下一直舍不得拿出来,至到今日得了这些雀舌,才启出来,试着沏一壶茶来消署。”

读罢这一段,心下憾然了很久。从前还以为像这样喝茶的情节只存在于古书中呢,原来现实生活中也有。

再想又觉得也有理。

烟雨江南本就是容易滋生出温婉雅致的地方,所以有这么几个如同古贤人似的雅士也并不奇怪。

而与南方人雅致相比,我们甘肃人喝茶却更有地域特色。

比如我们会在吃着大卤面,吃着卤猪肉的同时,来上一大杯甜付茶,这叫“三套车”。陇东一带的人们则喝一种叫“罐罐茶”的茶。虽然我并不曾亲尝过这种茶的味道,但是据说当地许多人却喝“罐罐茶”喝得上瘾。

《红楼梦》里,妙玉请黛玉、宝钗、宝玉品茶,调笑宝玉说,“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就是饮牛饮骡的了。”

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衡量,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算是“牛饮”。可是这又如何?高兴了约上三五好友,去茶楼喝上一壶。几十元也好,几百元也好,图得是大家在一起的乐趣。

《琴泉》平台微信号:stzx123456789;

《作家洪与》平台微信号:hongyupt

友情链接

本网手机阅读

梓间快报微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