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资讯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用初心照亮的不只是来路,还有矢志不渝的使命 ——记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三台县广播电视台优秀记者胡兴友

时间:2019-10-08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 三台广播电视台作者:三台县融媒体中心 三台县广播电视台
分享:

微信图片_20190926092551.jpg

【三台新闻网消息】在我县,有一位老记者,1986年从西南民族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就开始当记者,到如今已经56岁的他依然战斗在记者这个岗位上。33年,从青春年少到头发花白,他孜孜不倦无怨无悔地用脚步丈量着新闻之路。笔尖记录时代,镜头见证发展,听真实的声音,讲真实的故事,用汗水辉映阳光,一日日一年年,硬是将“记者”这个平凡的名字擦得锃光瓦亮。33年来,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新闻工作者”,2015年荣获“三台榜样”荣誉称号。他,就是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三台县广播电视台记者胡兴友。

记着初心 用泥腿丈量来路

胡兴友的履历简单,大学毕业后在黑水县委宣传部工作,1994年调到三台县广播电视台工作至今。工作地虽然换了两个,但从事的却一直是一线记者的工作,特别是在三台县广播电视台工作的25年里,他一直扎根基层,几乎跑遍了三台的村村社社。镇乡、村社的人都熟知他认识他。他们都亲切地称呼他“刀哥”、称呼他“胡老师”。

记者这份职业,是一份辛苦的职业,不管风吹日晒,酷暑寒冬,终年都是早出晚归,白天采访,晚上写稿,风吹不停,雨打不停,采访永不停,像一匹不停息的马,一直在奔跑,永远在路上。25年里,电视台的记者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他如一棵老松坚守如初。那么,是什么让他始终如一,一辈子坚守在一线甘愿当一名记者的呢?

“这条路,值得走!”胡兴友坚定地说,当记者,辛苦是很辛苦,甚至有时候还面临生命危险,但是这份职业在承载艰辛和汗水的同时,也承载荣光与梦想。做记者,史上或许无名,脚下终归有路。采访的一路,也是人生成长的一路、感动的一路、收获的一路。而有一种收获特别难得,那就是信任!“33年,上至领导,下至普通老百姓,我收获了无数的信任,辛苦并快乐着!”说这句话时,他笑了,笑得憨厚而可爱。

信任不是对方给的,是自己建立起来的。作为一名一线记者,在胡兴友看来,只有裤脚沾满泥土,始终奔跑在一线,才能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作品。也只有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才能最终获得大家的信任。

1998年,在当时的菊河乡(现在的菊河镇)马芩村,有一个村官真心真意服务群众,不仅想办法带领老百姓打通了往届村两委好多年都没有打通的水工隧洞,解决了本村村民的生产生活用水问题,而且修路、搞产业,带领全村发展经济,把一个村搞得红红火火,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全村人都信任他。在当年的村(居)委会换届选举中,全村村民一致推选他为村主任。得到这个新闻线索后,胡兴友前往这个村进行了采访。

打通隧洞到底有多难?为什么往届村两委多年没打通,这个村官却带领村民打通了?带着质疑,在时任村支部书记王艳华地带领下,胡兴友决定去看看这个修好的隧洞。隧洞总长400余米,已通水。中间最窄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弯着腰爬着过去。他扛着摄像机一路拍一路穿过隧洞。当时的摄像机是个大机器,重约二十来斤,过隧洞时,他背一坨扛一坨,王艳华打着灯,两个人蹚着水从一头走向另一头。越往里走,空气越稀薄,呼吸越艰难,脚步也愈发沉重。走到已经能见到洞口照进来一点微弱的光时,他就不行了,几乎晕过去。最后,是王艳华把他扶出去的。扶出去后,又弄了一堆麦草让他躺下,直躺了两个多小时,他才缓过劲来。胡兴友说:“我只是扛了一个摄像机,就脚步沉重,呼吸困难,几近晕厥。那当时挖隧洞的人该有多艰难!然而他们采用轮换的方式,硬是把隧洞给打通了。那该是要有多么大的号召力、多么坚强的毅力,才能做得到!”

事后,胡兴友把自己用15天时间采访所得一系列鲜活的事例写在了《村官故事》里。片子播放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位县领导看了这部片子后,对身边的干部说,“村民要致富,农村经济要发展,我们就需要这样的村官这样的干部。全县干部都应该向这个村官学习,学习他为了老百姓不怕困难、不畏艰险,真干事、干成事的精神。”后来不久,这名村官被调任到了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担任起了更重要的责任。而《村官故事》也在当年绵阳市广播电视优秀节目奖评选中获得了一等奖,经市上推荐参加省新闻奖评选,又获得了四川广播电视新闻奖(省级政府奖)二等奖。

金字大红证书拿回来后,胡兴友把它们放在了抽屉里,就又一头扎进了乡村扎进了火热的老百姓的生产生活中,并在新闻事业的道路上留下了一串串坚实而厚重的脚印,创作出了《粮票中的二十年》《美元进农家》《回家路》《师魂》《何胜兵:不想当老板想当兵》等在省市都拿到了奖的众多优秀新闻作品。前不久,搬办公室,他用口袋装那些获奖证书,足足装了两大口袋。

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的成功,“记者”二字,需要用汗水和坚守去注脚,用真情和行动去书写。唯有如此,才能写出好的作品,赢得大家的认可和信任。

记着责任 用真心收获信任

什么是记者?记者是时代的记录者,是万千信息的传播者,是世间百态的点评者,是沟通党心民心的架桥者。从走上记者这条路开始,胡兴友就谨记着记者的职责与担当,时时关注社会、关注民生,为百姓鼓与呼。

有一年夏天,正值炎天暑热,古井镇凯沿村因附近垃圾场无人管理,蚊虫、苍蝇大量滋生,当地群众在房前屋后喷洒农药,铺设苍蝇纸,室内使用杀虫剂,苍蝇死了一片又一片,但一到第二天,苍蝇、蚊虫依旧多如牛毛,给群众生活带来很大烦恼,村民们连做饭吃饭都成了问题。村民找到了胡兴友的电话,打给了他。“苍蝇多得很,灶台上有、晾衣绳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到处乱飞。请你来看看嘛,帮我们反映一下。”

听到村民描述,胡兴友先前觉得有点夸张,去了才发现事态真的很严重。“这事不处理真的没办法和当地老百姓交待。“

《苍蝇成灾 村民喊苦》的新闻一经报道,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很快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不久,垃圾场问题得到解决,村民家里也加强杀虫消毒,很快解决了蚊虫苍蝇大量滋生、到处乱飞以至影响到村民做饭吃饭等生活问题,村民拍手称好。

身为记者,胡兴友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情怀。在塔山镇白龙村、在绵阳市农村综合改革试验区作蹲点记者时,他不仅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看到村民生活困难,他还买了米面油肉给他们送去,对特别困难的,他还给他们送钱送物。他的镜头也是经常对着基层、对着老百姓,先后写出了《乡村的夜晚亮了》《舞出咱老百姓的风采  烧出火红的日子》《一个村支部书记的新年愿望:为老百姓做好三件事》等成千上万的反映基层反映百姓生活、特别接地气的新闻稿件。“老百姓相信我们的镜头和报道,我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胡兴友说。

为了获得好的新闻素材,写出有温度、有深度的报道,胡兴友也舍得下功夫。大概是2000年的时候,有村民跟他说,富顺镇白鹤村飞来了很多白鹤,成百上千的白鹤从树林里飞进飞出的景象很壮观。胡兴友听了当即联系富顺镇前往采访。一经采访得知,白鹤村之所以叫这个名,就是因为该村曾经有很多的白鹤,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山村。但是,后来因为村里修建了一个纸厂,污染了水源污染了环境,白鹤渐渐地就飞走了。再后来,通过环境综合治理,纸厂关闭了,村子里的环境又变好了,山青水绿,白鹤又飞回来了。为了拍摄到白鹤齐飞的壮观,胡兴友和陪同的村干部一起等了很久很久,终于拍摄到了白鹤齐飞的美丽景象。这一景象后来被三台电视台制作成了新闻片花每天播放。只要在家看到片花出现,胡兴友总是会兴奋地告诉家里人说:“看,那是我拍的白鹤!壮观不!”一种毫无掩饰的成就感溢于言表。

记着使命 用火热照亮温暖

“他爱单位,爱他所从事的新闻工作。他经常教育我说,要珍惜现在的单位和工作,没有这样一个平台,你拿什么工资拿什么养家?”他的妻子说,“对于他来说,家里的事可以说‘不’,但工作上的事他决不会说‘不’。突发新闻事件、同事有事,需要他顶上的,无论周末还是节假日,只要他人在,从来都是一呼百应。安排他的采访任务,更是从不推诿。这份工作,他已经干出了兴趣干出了快乐。一个把工作当作爱好和兴趣来做的人,又怎么会觉得累呢?哪怕‘为伊消得人憔悴’,那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

“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份工作。跑新闻跑得久了,就跑出了感情。换一个岗位,反而觉得不适应。现在年纪也大了,再从头去学,也不现实。还是继续跑吧,在新闻的路上,坚持跑到最后。”胡兴友坦然承认自己对记者这份职业的热爱。

也正是因为热爱,所以坚持。2019年6月16日,胡兴友患病了,医生诊断为面神经受损,俗称面瘫,需天天针灸治疗。治疗后,不得迎风,须戴口罩,并且需要经常热敷、做一些恢复训练。但是,仅仅治疗了两天,在病情并没有好转的情况下,6月19号,“一条新闻线索”的来电就让他坐不住了。他不顾自己的不方便,戴着口罩扛着摄像机就去采访了。基于面瘫治疗正在病发初期,治疗很关键,他妻子极力阻止。但是,他说:“除了脸上有点问题,手手脚脚都是健康的,能跑能跳也能做事。我出去采访完了就回来。”按常理,病了的人当下最在乎的是自己的病,但对于他来说,这病是小事,哪里有新闻,作为记者就应该出现在哪里。即便是生病了,记者和新闻也应该在路上。

面瘫治疗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坚持针灸。每天,只是上午有采访任务,他就下午去医院扎针,晚上写稿子;如果上午、下午都有采访任务,他就赶在医院晚上8点停止接收病人之前去针灸,扎完针再回办公室写稿子。经常,一写就是深夜十一二点才回家。家人很有意见,天天唠叨责怪。但是,他天天安慰家人说:“没事,很快就会好的。”“没事,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扎针很痛,他从来不哼一声,也不在家人面前表露。唯一一次,也许是天天扎针,时间太久太疼了,那天他痛得实在受不了,才在儿子面前抱怨了一句:“我都活不久了,你也不来看我!”吓得儿子第二天就放下一切陪他去医院扎针。看着医院里满脸都是细细银针的时候,儿子也心疼了,叮嘱他工作不要太拼。可他根本听不进去,依然是天天忙采访忙写稿,像一个“蜘蛛侠”一样能量无限的样子,天天到处跑、到处飞。他说:“新闻是‘跑’出来的,不是光光坐在办公室里就写得出来的。‘四力’是什么?是脚力、眼力、脑力、笔力!你看,‘脚力’是放在第一位的,当记者搞新闻工作,你不‘跑’,哪儿来的新闻素材?你不‘跑’,‘闭门造车’得行吗?”

他经常“钻缝扎针”,而所谓自己应该配合治疗的一些恢复训练和按摩就基本上停止了。面部神经本身受损严重,病后医治爱护不够,加之没有休息好,一个面瘫病,人家一两个星期或者一两个月就医治好了,但他医治了快三个月了,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医生告之,需要采取“埋线”治疗,再伴以面部恢复动作和按摩来缓解面部的僵硬。

约好医生去“埋线”的时间定在9月11日。这一天的上午,他还是去完成了一个采访任务,直到下午三点过才结束采访前去医院。当天,他妻子下乡扶贫刚好三点过回城,于是给单位领导请了假,陪他一起去了医院。外科缝线针有20cm来长,扎进穴位里去有近2cm长。扎针时,医生说:“痛得受不了就说哈。”可是,他哼也没有哼一声。但妻子看着针在自己丈夫脸上生生扎下,她觉得那不是在扎脸,那是在扎心。那天,一共扎了九针埋了九根线。埋完线贴上创可贴,他整个脸都是“花”的。医生叮嘱:“这几天,不要让自己流汗,以免感染,最好请假在家好好休息。”回到家,妻子让他给领导请假几天。可是,他当没听到一样。看他那样,妻子心里早已知道了几分他的想法。

第二天,也就是9月12日,县上有个“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电视台要进行全方位、多侧面、多方式、多角度报道,所有记者都有采访任务。他虽然没有被安排采访这次重要会议,但是也提早联系了中太镇,准备在12日去做一个关于农民工回乡创业的报道。他如果请假,就得请其他记者代替。长期在“采访部”工作,他熟悉并深知记者们的工作量,那都是在超负荷运转,别的记者们每天的工作量也是很大的,他的确不想再给已经拼命工作的他们再添加自己的负担,况且当天,电视台的确已经抽不出记者来了。最后,他还是决定自己去采访。脸是“花”的,他戴着口罩。虽然口罩并不能完全遮挡,他也并不在乎。最终他写回了《中太镇:引凤回巢 助力家乡发展》的报道,并被“学习强国”所采用。

不仅如此,因为恰逢9月13日是中秋节,台领导要求采访报道一组三台县各地中秋活动开展情况。于是,当天他还采访了一篇名为《一样的中秋 别样的欢度》中秋节组稿,报道了宝泉乡组织机关干部给100多名贫困户、五保户、残疾群众和困难群众送温暖;建中镇初级中学校七年级二班把主题班会活动开进敬老院,让同学们发扬和传承尊老、敬老和爱老的优良传统,与老人们一起过中秋佳节;紫河镇中心卫生院组织全体医务工作者,到紫河镇敬老院开展敬老活动,为老人们送去了节日的祝福。

因为关于中秋节的报道在9月12日的当天就要出新闻,他连中午饭也没有吃,不歇气地连续“跑”,并最终在下午四点钟之前完成了当天要出新闻的中秋节组稿的采写。这条新闻,在当天的绵阳电视台也给予了播出。

那一天,他到底听没有听医生的嘱咐?到底流汗没有?除了他自己谁知道呢。

用心照亮的不只是来路,还有坚守如初的使命。当记者的,都有一种情怀。情怀是什么?是一种品格,一种不为名利的义无反顾,是穷尽一生不负群众的信赖,是一种永远在路上的奔跑。

(三台县融媒体中心  三台县广播电视台)


友情链接

本网手机阅读

梓间快报微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