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一)——羌人六

时间:2022-09-22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1997 年秋末的一天傍晚,太阳刚落山,白昼的身影只在对岸山顶的那一小块穹隆,留下一抹淡淡的鱼肚白亮光,晚霞涂抹得鸡冠一样的巍巍山巅,渐渐开始贫血、干枯,显露出本来的峥嵘、苍茫。


山脚下,一条逼仄蜿蜒的河谷顺势而下。在这川西北的群山腹地,在这宁静偏远的河谷地带,盈盈暮色开始生长,静候夜晚降临。一日将尽,倦鸟归巢,炊烟自河谷人家的烟囱缓缓升起,爬升的巨擘,很快让风吹歪了脖子,雾霭一般白茫茫的斜斜的盘旋在山腰。牛的叫声混合着狗吠,从很远地方打架似的撵了过来,贴着男孩水生家石灰刷过的墙根,顺着那一遇下雨天会爬满蜗牛和鼻涕虫的墙根,很快的,也被这个季节冰欠欠的凉风吹远了。穿过梅镇的河叫喇叭河,远远看去,喇叭河鹅卵石密布的河床似一把蒙古骑手的弯弓,又像一条游走在山脉缝隙的史前巨蟒。


夏天,镇上的人们三五成群来到河里游泳、抓鱼、洗衣服、纳凉,贫乏的年代喇叭河的存在对大山里的人而言无疑是种难得的恩惠。喇叭河水深流缓,适合水族繁衍,鱼类繁多,母猪鱼、肉鱼子、黄辣丁、磁巴子、草鱼……也有水蛇、水老鼠、娃娃鱼之类的“怪物”。晴朗夜晚,河里常常传出婴孩般的哭泣,是为娃娃鱼的恶作剧。1995 年夏天,水生幺爸用背篓在水边轻而易举捞起条娃娃鱼,挨边二十斤,舍不得杀来吃肉,寻思卖给专门经营野味的餐馆得一笔浮财,夜里却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梦见一个穿着绿肚兜的碎娃娃给自己磕头作揖,翌日清晨,水生幺爸不顾家人阻拦,将暂养在水缸里的娃娃鱼拿去河边偷偷放生了。山中无雨的日子,喇叭河清澈见底,却也危机四伏,毕竟水大,家长们担心小孩儿背地里下水玩耍,于是编出许多关于水鬼的故事。


家在河边,这方面的事水生自然听过不少,当然,孩子们喜欢听些神神秘秘的事情,不止能够满足好奇心,有时也吓得睡不着觉。最让水生记忆犹新的,是外婆几年前跟他讲过的一段经历。水生外婆,懂阴阳之道,是镇里的“大仙”,有人病了,吃药久不见好,去找水生外婆化碗水拿回家喝了,几天就痊愈。背地里,一些人将水生外婆贬作“神婆”,说她封建迷信,当然也有很多乡亲父老对老人十分敬重,称她是“活菩萨”。外婆向水生讲述的那段真实经历,早已深深刻在他的脑海:“1987 年 5 月下旬,你出生那天傍晚,我在河边摘桑叶,心里像有预感似的,桑叶也不想摘了,我就背着半背篓桑叶,顺着河边急急忙忙往你们家里走,想来看看你妈,天要黑了,风把河边茂密的芦苇杆子吹得哗啦啦响,走着走着我就看见前面有个人,和我一样也是不紧不慢地走着,我估摸没准儿是哪个熟人,就想快点撵上去打个招呼,然而,我甩开脚步走得快一点,前面那个人就像后脑勺有眼睛似的,也跟着快了起来,我慢下来,那个人也跟着慢下来,我当时心里很纳闷,觉得这个人真是奇怪呀,简直跟我的影子一样!眼见前面拐弯了,我决定追上前去看个究竟,没想我真看清楚了,老天爷,这家伙完全不像是人,身子几乎玻璃似的透明,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湿漉漉的,更恐怖的是,这个人居然没有脑袋,只是一个身子在走。我琢磨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却顾不上多想,毕竟,看他的架势,是往你们家方向走的,我就大起胆子吼了几句让他“滚远点”之类的话,距离不到十米远,拐过弯,就看到那个身影飞快跑向河边,噗通一声跳进水里,眨眼消失不见了。”想必,是水鬼无疑了。


据大人们说,水鬼喜欢在水下拉孩子的脚,拉下去就没命了。水生年纪小,听了害怕,很长时间都不敢去河里游泳捉鱼了。“外婆,当时你不害怕?”水生问。外婆回答:“说怕也怕,说不怕也不怕,鬼和人一样,有好坏之分,这世界上有许多人比鬼恶毒,比鬼还要可怕呢!所以,做人要善良,恶有恶报,好人好一辈子!”水生似懂非懂,却记住了外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