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三)——羌人六

时间:2022-09-22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家里有条小猪,是母亲从外婆家要来的,外婆知道家里拮据,没收钱。前几天,地里收回家的粮食都被卖掉了,变成钞票,给父亲还了一笔赌债。没钱买饲料,只好用猪草代替。水生心疼、可怜圈里那头小猪,他恨恨地想,父亲,真不该连小猪的“奶粉钱”也输掉!抬头看了看水生,母亲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剁猪草。


冷锅冷灶,灶孔里,也没有柴禾燃烧的动静。水生一声不吭,转身出了灶屋,来到院子里。“哥,快来看!我又发现了一窝蚂蚁……”虎牙的声音。水生假装没听见,径直走向院子边缘那棵老核桃树下的长板凳。


杀猪凳,每年春节杀年猪会用到,刚从灶屋出来,水生心头很不舒服,冥冥之中,他有种预感,预感今年春节怕是吃不成年猪了,父亲欠了那么多钱,债主三天两头往家里跑,几乎踩破门槛。长远点看,小猪的命运似乎已经一目了然。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句话,是教语文的唐老师最爱说的,现在,水生想起这句话,忧愁不已,很快,忧愁转化成一股愤懑,对虎牙的愤懑,家里目前的处境可想而知,弟弟虎牙却像个没有灵魂的局外人,对糟糕的家庭境况无动于衷,真是冷血动物啊!


水生树桩一样,枯坐在家门前泥巴院子的老核桃树下,望着暮色里的喇叭河发呆。秋天深了,秋天把大地变得锈迹斑斑,树没了叶子,草没了衣裳,河谷呈现出一片惨淡迷茫的灰色。一只乌鸦哀鸣着,在河面上飞来飞去。乌鸦是不详鸟,声音也难听。


镇上有人死去前后,乌鸦总是会这样哀鸣,架势就像一位真正的孝子。这时候,母亲忽然从灶屋走了出来,对兄弟俩说:“谁去你姨妈那里买袋米回来?米缸没米了。”水生和虎牙互相看了看,都没吱声。


水生看见,母亲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从虎牙的左边耳朵进去,又一个字一个字地从虎牙的右边耳朵出来了。虎牙也看见,母亲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从水生左边耳朵进去,又一个字一个字地从水生右边耳朵出来了!见两个儿子都不说话,水生母亲只好下命令了:“虎牙,你去吧。”说完,她又补充道:“给你姨妈说,我逢集就给她钱,账先赊到,说话算数!”


姨妈,母亲的三妹妹,在镇上小学对面开了家超市,生意兴隆。在水生和虎牙眼中,姨妈素来特别亲。尤其是虎牙,每次在学校里,看着班上的同学吃零食忍不住要流口水的时候,他总是想起姨妈,还会指着小学对面的超市,告诉大家:“你们知道吗,那是我姨妈开的,里边的零食我可以随便吃。”


其实,只有去年,虎牙在姨妈家的店里吃过一袋快要过期的方便面。“我不去,每次赊米都喊我,我好欺负似的,咋不喊大哥呢?!你们岁数大的要惜疼面子,我年纪小,就不知道惜疼我的面子了吗?我学习差,是因为不想把脑袋只用在这件不能当饭吃的事上,可你们真拿我当傻瓜,当猴子耍?”虎牙气鼓鼓地说完,便蹲在地上,看他的蚂蚁去了,他花了不少功夫给蚂蚁找了小毛毛虫,现在,那毛毛虫身上全是忙忙碌碌的蚂蚁了。


其实,虎牙本来是要去的,到镇上也不远,加上自己又是飞毛腿跑得快,十分钟就到了,虎牙更期待的是,如果幸运,没准能再次得到一袋哪怕是快要过期的方便面呢!可听母亲又说赊账,虎牙不干了,坚决地回绝了母亲。


“水生,那你去?”母亲不好勉强,就商量似地问水生。水生:“家里难道一分钱都没有了吗?”母亲摇摇头,用很愁的样子说:“都叫那个败家子输得光光的了,要是拿得出钱,叫你上街赊米做啥?赊账,又不是啥光荣的事!”


“我只是不知道咋开口,开不了口。”水生自言自语,脸已经红到脖子根。“你姨妈可是我的亲妹妹,你的亲姨呢!怕啥?”“我……”“把你们生出来,为家里做点事都这么恼火?你们吃我的喝我的,还要让我累死给你们看吗?”母亲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水生学习好,也懂事,就是自尊心强,自尊心强了,人脸皮就薄,水生脸皮薄。平日,家里让干再苦再累的活,水生都不会吭一声的,可是,遇到赊米这样的事,水生心里就特别的别扭,特别的不舒服,也特别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