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四)——羌人六

时间:2022-09-23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家里日子本来还算好过,父亲几番折腾,现在穷得叮当响,穷得吃米都要靠赊账,水生不敢埋怨父亲,这个人也实在可怜,今年香港回归那天晚上,在镇上赌了三天三夜的父亲终于回到家里,回到家里父亲立马就在堂屋里给母亲跪下了,父亲道歉似地跟母亲说,香港今天都回归了,你的老刘也回归了,在此,我向你保证,今后再也不赌啦,再赌就是乌龟王八!


那天晚上,为了显示浪子回头的决心和态度,父亲甚至忽然冲向灶屋,拿起菜刀将自己一只手摁在菜板上就是咚咚咚的一阵猛砍!灶屋很快传来父亲万分痛苦地呻吟,母子三人都以为这个赌鬼真做了傻事,吓得哭了起来,尤其是母亲,哭得格外伤心,哭得比屋顶上的星星还亮!“刘金成,你的脑袋让驴踢了吗?你输钱我们不怪你,欠一屁股债也不怪你,让你走到今天的是你的贪心,关你手什么事呢?你剁你的手干什么?”母亲嚎啕着,赶快跑到她的男人面前,去看男人故意捂在裤裆下面的手。


时至今日,水生依然清楚记得那个难忘的夜晚,父亲为了戒赌,竟然狠心剁了自己还要参加劳动的手!父亲这是相当甩手掌柜啊!那一刻,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父亲痛苦的呻吟,在空气里摇来晃去;那一刻,母子三人的心仿佛是三枚拧紧的螺丝,全都关心起一个人的手,就像,白天里的一整天,人人都在关心着香港回归的事。


比起父亲的手,父亲将家里最后的几百块钱偷偷拿走并且输掉这样的事瞬间变得不值一提,香港回归祖国妈妈拥抱的那个夜晚,事实证明,父亲并没有真的挥刀自残,父亲只是以一幕精彩的苦肉计演出赢得了母亲的谅解,当母子三人为他的手而哭泣的时候,他又魔法般的把自己尚未骨肉分离的手完美无缺地展示出来,成功在这个四口之家营造出一种悲欣交集的气氛。


这天以后,水生父亲果然是说到做到了,真的不赌了,毕竟,就是把家里的房子翻过来也倒不出一分钱来的。眼下,为了躲债,也为了给家里挣些零花,水生落魄的父亲只好天天早出晚归,跟几个村里人走很远的路,去山上的老林里砍树,然后锯成菜板,在公路边摆摊卖钱——不得不说,这是他在那次表演时意外收获的灵感。


给水生父亲借过钱的那些人几乎天天登门讨债,从夏天讨到了秋天,今天,似乎倒是有些例外,家里没有人来。现在,母亲让水生上街赊米,赌博,真是后患无穷啊……去还是不去呢?水生有些犹豫。


同时,他又感到自己压根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母亲已经哭了,母亲哭得很伤心,仿佛是要把这个家的一切贫穷、困难和委屈,全都哭出来似的。母亲一哭,水生的心就软了。水生答应母亲立刻到街上姨妈那里赊米。“去吧,又不死人。”在心里打起退堂鼓之前,水生安慰自己。


再说,火烧眉毛,眼下能有什么事比饱餐一顿要紧?水生觉得,最近家里的日子越来越恼火了,这主要体现在几天来越来越简陋的饭菜。一般的家庭,米饭、挂面可能是主食,可是在水生家,水生母亲天天做的是金裹银,大米搭着玉米面一起做出来的金裹银,据说是父母那辈人年轻时的家常便饭,马上都要二十一世纪啦!并且,水生母亲做的金裹银,玉米面的分量远远大于米的分量,这样的金裹银虽是粗粮,加一点泡菜或者豆腐乳,也能咽下,也能管饱。好在,饮食方面,水生和虎牙倒是不挑剔,也没得挑剔,母亲做什么他们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