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五)——羌人六

时间:2022-09-24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家里没米,而且还要自己立马上街去姨妈家赊米,水生心里五味杂陈。不过,他现在也顾不得面子,便默不作声地朝街上走去。“姨妈,我妈让我来买米的。”走到姨妈家超市,水生脸已经憋得通红,很久,才憋出这句话。


胖乎乎的姨妈笑眯眯地问:“水生,买贵点的还是便宜点的?”水生紧张了一下,说:“你姐说的赊账,逢集就给,说话算数!”听到“赊账”,水生姨妈的脸一下乌云笼罩,很不高兴,她想了想,问:“怎么又要赊账?上次虎牙来赊米的钱还没有给,今天咋又来了?”姨妈的话里,水生像是来讨饭似的。


这个问题,水生真是回答不上来,他木头一般,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水生才壮着胆子,语气几乎像在哀求:“姨妈,我妈说了的,逢集给你,你就先给她赊着吧!”姨妈说:“说得好像是你在给你妈帮忙似的。”水生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嗯……”


姨妈一副六亲不认的架势,跟水生说:“你妈要赊米,就让她自己来!我这儿的米不是随便赊的!”姨妈分明是在故意为难。水生没想到,母亲的妹妹会这样说话,好歹是一个妈生的,连这样的忙都不肯帮,如果不是家里拮据,谁愿意赊账!

芝麻大个事!水生这时候才意识到,母亲还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水生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说:“姨妈,我来都来了,你就方便一下……”姨妈却斩钉截铁地说:“回去告诉你妈,赊米就让她自己来!”姨妈如此不近人情,水生心头不由得涌起一丝恨意,他决定再争取一下,否则,路就白跑了:“姨妈,帮帮忙……”实际上,水生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姨妈肯定地说:“我懒得跟你废话……”转身,姨妈去给客人拿东西去了。水生转身走出姨妈的超市,两手空空地离去。


回家路上,水生走得风快,眼泪断线珠子一般哗哗地流着,没有声音地流着,泥土公路上除了葡萄串似的脚印,也留下了一个个明亮的伤心水坑。回到家,天差不多黑了,山间隐隐挂出一轮明月,此时,水生的父亲还没有回家。走到已经生火烧水准备做饭的母亲面前,水生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水生,咋啦?”母亲从未见水生这样哭,着急地问。哭了半天,水生停下来,望着灶孔里噼啪作响的柴禾,神情呆滞。母亲问:“水生,你咋哭着回来了,跟谁打架遭欺负啦?!米呢?”


“米在你妹妹超市里。”水生老老实实回答,“我哭着回来,你为什么不去问你妹妹!今后,就算饿死,我也不去姨妈那里赊米啦!”母亲说:“到底咋回事呢?你别半截半截的说话。”


水生委屈地交待:“姨妈死活不愿赊米给我,她说,要赊米,得你亲自去!”水生母亲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事情原委,她一声不吭,仿佛是在默默消化刚刚咽进肚里的食物或者耻辱,她慢慢把手伸进灶孔,将熊熊燃烧的柴禾退了出来,搁在灶孔下面的灰堆里弄熄了,锅里烧得滚滚的热水,也渐渐平静下来。家里没有可以勉强充饥的食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看来,今天只好让两个孩子挨饿了,水生母亲心疼水生和虎牙,对自己的饥饿却是一种遗忘状态。


“娃,努力读书,给妈争口气!”良久,母亲跟水生和虎牙兄弟俩说。水生父亲背着一截半人高的木头回到家里,已是半夜,水生和虎牙早在各自卧室睡下。水生母亲不舍得开灯,便照了一支蜡烛,在微光下用砂纸打磨那些锯好的菜板,准备天亮到镇上的转盘路摆摊,那里是镇上的临时停车点,来往人多,运气好,能卖出去。菜板是目前家里唯一可以拿来换些零花的东西了。她暗暗祈祷,希望明天遇见好心主顾,没准儿能多卖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