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六)——羌人六

时间:2022-09-24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这天早上,太阳刚从屋后山上的松树林里面探出脑袋,水生母亲就背着五个菜板出门去转盘路摆摊了。“家里没粮,你今天就别上山了,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出门前,她跟水生父亲说。


每天,水生父亲上山都要带上干粮,来回二三十里山路,早出晚归,回来还得背上一截沉甸甸的木头,没有干粮就等于是没有力气,怎么行?水生父亲却铁打的金刚一般,摇摇脑袋,莫名其妙地说:“日他妈的,世界上啥都有,独独没有后悔药!”说完,背着背篓出门上山了。


父母出了门。水生从床上爬了起来,被扇不走的苍蝇似的饥饿折磨整整一夜,现在,他已经饿得头晕眼花,浑身无力,走路都成问题。水生跟虎牙说:“你想不想吃东西?”虎牙惨兮兮地回答:“废话,这是我脑袋里唯一住着的念头。”水生:“我也是。”


虎牙:“感觉我就像昨天逮住的那只毛毛虫被疯狂的蚂蚁全部包围起来,你明白这种感觉吗,水生?饥饿层层包围了我,而我,就像一颗水果糖或者一块点心,无处可去地凝结在饥饿的中心,坐以待毙。”


水生:“我们可以去地里转转,没准儿能够找些吃的,无论怎样,都比饿着肚子想饱肚子强!”虎牙刚才还以为大哥水生已经胸有成竹,能让空荡荡的肚皮渡过一劫呢,没想却是这么个脚拇指都能想到的主意,便失望地说:“这个季节地里有什么?除了表情枯黄的小草,除了叽叽喳喳的小鸟,除了蛐蛐忧伤的喊叫!有啥?屁都没有!”


水生想了想,经验丰富地说:“没准儿能找些核桃吃,你懂我的意思,每年,地里的那些粮食能收拾干净,而树上的核桃,是永远打不干净的,我是说,总会有些漏网之鱼,现在是秋天,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光了,这些漏网之鱼便会在风里逐一显形,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弄来,就当是吃零食,塞塞牙缝总好吧,总比饿着肚子好吧!”


虎牙想了想,说:“哥,你说的就像 1 加 1 等于 2 那样。”水生问:“啥意思?”虎牙笑着说:“我的意思是你说的完全正确。”水生恍然大悟,就和虎牙急急忙忙把门锁好,准备去地里吃核桃。


兄弟俩人屁股刚面朝屋门,一个瘦瘦小小的人形,怎么说呢,就像一脚踩在积水上面溅起的水花似的,往旁边深深地挪了一下,伸得长长的脖子也一点一点缩回到肩膀附近,毫无疑问,如果不是眼下忽然出现的兄弟俩,她的脖子恐怕早已伸到他们静悄悄的家里去了。


刚才,兄弟俩人一心想着吃,想着树上的核桃,没有发现在家门前空气里突然多出来的这么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形。晃动的人形让兄弟俩吃了一惊。人形似乎也吃了一惊,她没料到静悄悄的门后会突然钻出两个人来,吓了一跳,拍着胸口说,“哟,我以为这家屋头没人呢!”说完,人形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捂住,生怕再说出内心的秘密。


自然,这个人形不是外人,而是水生和虎牙的伯娘,父母口中的“大嫂”。伯娘,就是大伯的女人,堂哥多多的母亲,名字叫挪挪,村里人背地里给她取了个绰号——三只手。


当然,挪挪并不是真的拥有三只手,而是说,挪挪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山村妇女,她拥有多数山村妇普遍稀缺的能力,将别人家的东西转为己有的能力,并且,之于她,这种能力远非龌龊鄙俗耻辱的偷盗行为,而是积善,是基于与生俱来的悲悯情怀。


比如,去年水生家接连莫名其妙失踪的四只大公鸡,搁在房梁上的三块老腊肉、十多节香肠的消失,都是挪挪背后默默的功劳。四只大公鸡早晚会死,一想到水生父亲迟早会用拿菜刀在它们脖子上一抹,并且,在它们死后,还会用滚烫的开水在尸体上大做文章,挪挪就心痛万分,对于人类的残忍怒火攻心,在她看来,公鸡们活着真是太痛苦,长痛不如短痛,挪挪便只好在背地里委屈自己,把自己变成罪人,暗地里解决了它们所有将来也会遭遇的痛苦;至于那些腊肉、香肠,也是因为挪挪担心它们搁得太久而发霉发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