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八)——羌人六

时间:2022-09-27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羌人六

不仅如此,水生母亲还有意外收获,回家路上,水生母亲忽然很想方便一下,她就顺着公路边的水沟钻了进去,水沟的一边是野地,另一边则是庄稼地,地里的粮食早收光了,只剩下几堆玉米杆整整齐齐搁在路边,见四下无人,水生母亲便急急忙忙蹲了下去。


起身片刻,水生母亲有了意外发现,在其中一堆玉米杆后面,她隐隐约约看见了一根绿色的南瓜藤,目光顺着那藤蜿蜿蜒蜒走了没几步远,一个金黄色的大南瓜如同天上掉下馅饼似的,瞬间掉进她的眼眶来!


水生母亲怕看错,揉了揉眼睛,再去看那根拇指粗细的南瓜藤,简直就像一位可爱的母亲,勇敢地庇护着自己的孩子……“天上掉馅饼啦!”水生母亲脑海早已将眼下这个大南瓜,翻译成了香飘飘的美食!


夏天的南瓜还没有熟透,可以切了炒南瓜丝,味道香飘飘,特别下饭,秋天了,大地老了,南瓜也老了,这样的南瓜适合切成块,搁在锅里做南瓜饭,或者直接蒸了吃,特别甜,也不腻人。


想着两个饿着肚子的儿子,水生母亲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山里的蔬菜已经很少,这个节骨眼上,发现这样一个美美的大南瓜,简直不亚于获得上苍赐予的一份珍贵礼物!水生母亲将南瓜装在背篓里,上面盖了些水麻叶,带回了家。“肚子饿坏了吧!”水生母亲怜爱地望着水生和虎牙说道。


然后,她神神秘秘地给兄弟俩指了指背篓里的意外收获。见母亲背篓里婴儿一样胖乎乎的南瓜,水生和虎牙开心得跳起来,肚子里呱呱呱叫着的兄弟俩仿佛瞬间真的变成了青蛙。


当然,这一幕没有躲过挪挪的眼睛,她在背地里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嘴上忍不住骂了起来:“准是偷别人家的,不要脸!”刚回家,水生母亲掏出十块钱让虎牙上街到姨妈那里买米。“五块钱买米,五块钱给上次买的米!”水生母亲嘱咐。


虎牙问:“上次的欠账不给行吗?我想给水生买糖吃!”水生母亲哭笑不得,说:“虎牙,是你自己想吃吧!糖虽然好吃,但钱也不能乱花!去吧!”水生负责生火,母亲则把南瓜切成几块,去皮,搁在面盆里用清水洗了又洗,毕竟是老南瓜,熟的透,肉多瓤也多,水生一边生火,一边将瓤里的南瓜籽喂小鸡似的塞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便在胃里长驱直入,沁人心脾。


冷清清的灶屋,因为有了火,有了锅碗瓢盆的声音,更因为有爱,变得温暖起来。“妈给你们做香喷喷的南瓜饭!”水生母亲说,眼下,让两个孩子填饱肚子,是她唯一操心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日子这么苦,这么艰难,水生母亲无人倾吐,也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这个家,更在乎两个孩子,毕竟,还远远够不上自食其力的年纪。


眼下家里的景况,一般人估计都承受不了,丈夫打牌背了那么多债,多少年才能还清,才能熬到头?有那么几次,水生母亲为自己做好了打算,在街上用五毛钱偷偷买过老鼠药,在房梁上给自己的脖子套过棕绳,最终还是放心不下水生、虎牙,放弃了。


虎牙很快抱着一袋米回来了。虎牙说:“妈,多淘点米,我要吃三碗!”水生说:“我也吃三碗!”母亲 说:“ 去 把 门 关 了,万一……”水生心领神会,走进堂屋外面,将大门锁了,又从后门回到灶屋,将门关了。


母子三人高兴起来,仿佛生活的风风雨雨全都关在了外面。米潦好了。甑底子在灰口铁锅放端正,摆好南瓜,将已经半生熟的米均匀地覆在上面,再盖上锅盖。水生母亲几乎是一气呵成。南瓜饭已经近在咫尺,灶屋里洋溢着一股过节似的气氛。


虎牙望着灶孔里的火苗,问:“妈,南瓜哪里来的?”“回来路上地里捡的。”虎牙笑着:“嘿,其实就算偷的也无所谓!”母亲:“你瞎说啥,咱们家穷,但要穷得有志气,决不能偷!”说完,她又细细忆起邂逅这个南瓜那会儿的点滴,南瓜,确实是别人家地里发现的,她心想,但肯定不算偷吧,在这群山环抱的穷山沟里,南瓜压根不值钱,甚至算不得一道菜。想到这里,她松了口气,毕竟,自己也不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只是家里的日子太难了!开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