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文“话”梓州丨四季听雨——杨宽林

时间:2022-09-30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杨宽林

喜欢听雨。季节不同,听出的雨境也各异。久旱之后的晚上 , 盼望的春雨来了。伫立阳台 , 听春雨沙沙,打在窗外的梧桐上。这是杜牧的杏花酒带着诗的幽雅从天街洒落吗 ? 丝丝芬芳滴滴馨香 , 把干涸的土地慢慢浸润,细细梳妆 ; 醉得大地酣畅,山川苍茫……


春雨,是顺着《春江花月夜》的琵琶弦上流淌而来吧 !“春日何人初见雨 ? 春雨何年初湿人 ?”盼了许久 , 真想撒欢地奔跑在她的世界里,淋个透湿 , 让她肆意地梳理每一根经络,再次唱响春的序曲。幻想着河边插柳,寻找那一夜春风渲染后的万树梨花杏雨,把蛰伏已久的心语放飞,把万般猜想用现实抛进春风和煦。


去侧耳倾听牧童的短笛,看踏青的情侣相依……夏夜听雨,“ 一千尺檐瀑 ,十二时雨声”。夏雨淋漓尽致,肆意泼洒,用她梦幻般的声音勾勒出一个激情的世界 , 让人想起黄钟大吕、金戈铁马,想起浑厚的高原、平坦的沃土、火焰似飘动的红高梁以及波涛般汹涌的麦浪。


夏夜雨声,是流动的天籁之声,是自然本色,似伯牙鼓琴之“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可以了却人生的不平和喟叹,化解心中堆积的块垒,一切的烦恼都可以随风雨声而物我两忘。夏夜听雨 , 心静梦净 , 让人平添许多遐想。


雨是大自然的泪滴,留给人的是心灵的震撼。桃红早已逝去,绿叶依然繁茂,窗外风卷雨丝,室内清凉无限,暑气连同浮躁随雨声尽消 ; 风摇梧桐,雨打荷凤凰美文叶,没有燥热杂乱,没有悲凉惆怅。屋内床上,静听风雨,卧读诗书,是那样的潇洒,那样的浪漫。“一夜雨声三月尽,万般人事五更头。”


让自己沉浸在诗词的意境里,沉浸在想象的氛围中,尽情地体会大江东去的豪迈或小桥流水的缠绵。情为心动,神驰千里,何等惬意 !从长风浩荡中漫步而来的秋雨,是持续的、绵长的、缱绻的、神态安然的,是流动的天籁之音。“千点荷声先报雨,一林竹影剩分凉。”


听雨在秋夜 , 对每天反复的生活来说 , 那是带给睡眠和梦乡的许诺,一切都不会厌倦的许诺。可以平和自己的心态,了却人生不平和慨叹,一切的烦恼都可以随风雨声而去。平心静气地听雨,能够听出雨的味、雨的调、雨的趣、雨的意。


冬季的雨是飘逸的诗,是缠绵的曲。自然的来,来得不急不躁、不愠不火;平静的去,去得无牵无挂、无拘无束。既不像春雨那样细细软软的,也不像夏雨那样大吵大闹,更不像秋雨那样沉默。冬雨让万物懂得:不留恋春花的娇艳,不放弃夏天的激情,不沉靡于秋天的丰硕,不在冬季里拒绝活力。


它总以平淡的态度、宽容的气度、深情的眼神,来对待所有人的所有做法。你关了窗,掩了门,它依然声声入耳,萦绕在心头;你打开门窗,它仍然是点点滴滴……听雨是分得出浊清、雅俗和高下,也分得出姿色、韵味、情调和意趣的。蒋捷在《虞美人》中写到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 , 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依照听雨的时间、时节、时序,地点、环境、处境 , 心态、心境和境界 , 表达出不同的人生况味和情调,反映自己的生命际遇和轨迹。如果说蒋捷的《虞美人》洗却了中国式听雨的铅华,显露出传统审美情调下听雨的风姿和风韵,那么,我们就可以沿着《虞美人》开拓的听雨审美通道,直抵听雨的审美内核,发掘和领略中国式听雨的绝妙和奇异。


台湾作家缪正西的《听雨》里有段话很值得我们回味 :“亘古以来的雨 , 洗尽了中国的一砖一瓦……只要美丽的中文不消失 , 江山代有才人继起,雨就不会寂寞 ! 任它淅沥淅沥地下 ,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因为永远都会有听雨的知音 !”流光穿过雨声,雨声渡过流光。在雨声中迎接雨声,从一场雨走进另一场雨。听雨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雨声在等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