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全民文艺创作大赛|《莲池花开》

时间:2022-11-27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魏浩

作者:魏浩


谷雨节前的一个周末,县建筑与房地产行业联合党委书记范君先生邀我到秋林镇莲花池去看一看,我慨然应允。               

秋林镇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我高中的母校原三台二中(后改为秋林中学)就坐落在秋林场镇对面的北峰山下、桃花河边。秋林地处三台、射洪、盐亭三县交界处,是古巴蜀“小川北道”上的重要驿站,一说到秋林驿就妇孺皆知了。明代著名政治改革家杨廷和曾来往于这条川北古道,并流连于秋林的山水,他在一首名为《秋林驿》的诗中对这里幽雅的自然环境、丰富的物产和淳朴的民风等进行了细致的描写:“桃花溪水绕山流,半是黄沙拥作洲。积土几湾刚有麦,平林一望更无楸。弦歌雅俗从今换,桑柘生涯不外求。好寺欲游游未得,赏心聊寄驿西楼。”甚至江南人陆渊之一经此地,也情不自禁地爱上了这个山环水绕巴蜀古驿,他称赞秋林驿“水接桃花溪上头,两峰南北似杭州;人家竹树多春色,我爱秋林不带秋”。

我多年未到秋林,自然心向往之。秋林镇在唐代为秋林寨,北宋正式建镇。当然,宋代的“镇”与今天的镇,其意思是不一样的。宋代的“镇”是镇市,是指国家在正式公文中承认的、具有集市贸易功能的商品集散地,且初具城市规模,而不是指县以下的行政建制单位。到了明代,秋林的地位更加重要,此处已有驻军。明万历年间《重修潼川州志》记载:“秋林驿,军站。原额官旗甲军共一百一十三员名,田地共二百八十五石九十五升三合二勺。马驴共六十八头匹。”明清之际,地处川北古道的咽喉地带的秋林更加热闹,它是官员、商旅翻越大巴山,从阆中经南部、盐亭、三台、中江、广汉(或金堂)到成都的必经之地。

  我读高中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秋林仍是重要集镇,周边射洪县的潼射、盐亭县的共和,以及附近的芦桥、永宁、金光、金玉、百顷等乡的老百姓都到秋林赶场,进行农产品交换,采购必需的生活用品。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秋林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二

 

“蜀天常夜雨,江槛已朝晴”。巴蜀春秋多夜雨,自古亦然。昨晚的一场春雨,把梓州大地清洗得青翠欲滴。摇下车窗,清新的空气携带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深深地吸上一口,沁人心脾。我们的车很快到了秋林,但并没有在镇上停车,范总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秋林镇红星村莲花池。

红星村原名大成村,是秋林古驿道上的一个自然村落。去年全省乡镇村社行政建制调整,将原来的三个村合并为一个村,红星村的面积比以前大了两倍还多,人口近四千五百人。红星村植被茂密,山坡平缓,田地开阔,有金鸡观、瓮死马田、天星寨、莲花池等自然和人文景观。

近一两年,红星村荷花池成为了乡村民俗休闲的网红打卡地,在县内外的知名度越来越高。2017年,县委提出用四年左右的时间彻底消除农村危旧土坯房。秋林镇在摸底清查过程中,发现红星村莲花池居民聚居点,有四十多栋环池而建、质量尚好的土坯房。这些房屋大多数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当地老百姓在原宅基地基础上改建或新建的,房屋修建依山顺势,高低错落,掩映于苍松翠竹之间,并集中朝向山下的莲花池。

说到莲花池,当地流传着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传说。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今天的莲花池还是一座高耸的山崖,居住在这里的人家,以狩猎为生,长年累月,附近的山鸡、野兔、斑鸠等飞禽走兽都被捕杀殆尽,玉皇大帝为惩罚这些大肆猎杀、破坏生态平衡的山民,连续几年滴雨未下,土地干裂,山泉枯竭,庄稼颗粒无收。为祈求上苍保佑,村中三老到广福寺祷告求佛,后经寺僧点化,山民克勤克俭,痛改前非,一心向善,终于感动了观音菩萨。一天夜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甘霖喜降。伴随着惊炸炸的滚滚雷声,一朵金色的巨型莲花,光芒四射,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往日龟裂欲燃的荷塘。

第二天雨住风停,村民们出门一看,平日小小的一汪池塘一夜之间,已比从前扩大了好几倍,清泠泠的池水波光荡漾,碧绿的荷叶在风中摇曳生姿,满池盛开的莲花千姿百态,娇艳欲滴,还有一群赤鲤正在水中游弋嬉戏。从此,这里风调雨顺,世代山民在此安居乐业,这一湾山水也就有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莲花池。

村、镇领导认为莲花池周边的这一大片土坯房自成规模,具有保护、利用价值。他们便把这一情况立即向上级有关部门作了汇报。经县、镇、村,及村民代表四方商议、研究,决定按照政府主导,整体推进,修旧如旧,修缮提升的原则,对环池四十余户土坯房进行统一加固、翻新,发展个性化体验式乡村休闲旅游。村民则可以利用住宅空闲房,举办家庭民宿客栈,增加收入,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后来村委会又在莲花池大院建设村史馆和青少年教育活动基地,向游客展示传统农耕文化,保护传统村落,让新时代的人们站在现代化的高点,回望乡村社会历史变迁。

走在红星村的乡间小路上,红星村党支部副书记王世贵告诉我,范总是一个极具故乡情怀的人,他作为三台建筑和房地产业联合党委书记,主动与我们秋林镇党委结成共建单位,为秋林镇经济社会事业发展,特别是莲花池传统院落保护、村史馆建设、红星村休闲旅游,以及产业发展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并在资金方面予以有力支持。为了加速莲花池的土坯房翻新改造与环境提升,范书记先后出面募集混凝土四百余方,硬化农户庭院、修建村民入户道路,还募集资金二十多万元,对莲花池堤埂进行安全整治与植绿美化。

村党委书记冯大洪说:“2021年,范总又募集资金近十万元,为红星村安装了从镇上到村委会近四公里的太阳能路灯。”路灯亮了,村民们的心也亮堂了,乡村振兴,发展休闲旅游的劲头更足了。

“谷雨春光晓,山川黛色青”。谷雨时节的山村田野,绿意盎然,微风轻拂,送来阵阵泥土的芬芳。莲花池四周杨柳依依,轻拂水面,阵阵涟漪在无边的春光里荡漾。池塘里,零星、嫩绿的荷叶早已从池水中探出头来四处张望,这是沉默了一个冬季的生命在向人们昭示着新的希望。

每到夏季,满池的荷花盛开,把红星村装扮得格外迷人。和气送绿,圆圆的、翠绿的荷叶,像凌波仙子高高托起的一个个翡翠玉盘,深情款款向你走来;那些粉色的、白色的荷花,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像烟雨山村中温润的女子,亭亭玉立,艳而不妖。

 


同行的范书记因为有事与村委会的同志沟通、商量,我便自个儿参观了村史馆。

走在莲花池的田埂上,远远就看见村史馆高大的石质廊柱上镌刻着一副楹联:“知兴替明事理史彰文化自信;载喜悲慰离愁馆佐乡村振兴”。

负责村史馆日常管理工作的范大爷告诉我,村史馆这一片院落原来叫莲花池大院,当地老百姓也叫它范家院子。明朝末年“八大王”张献忠剿四川后,这里人烟绝迹。清朝初年“湖广填四川”时,范氏绍江、绍怀、绍柏三兄弟携家眷,从湖北麻城孝感乡迁移至此,他们手持刀具劈开池塘边的荆棘丛,发现这里有一处院落,稍加修葺便在此定居,后来又修了范氏祠堂。解放后,祠堂还保留着一块金匾,可惜“文革”时期被造反的人毁坏了。

村史馆由镇情村史厅、范氏民居、文化院坝等几部分构成,展馆背后还有青少年和党团文化活动站。范大爷说,村史馆建成后,十里八乡的人都到这里参观,今年春节期间每天有上百人到这里参观、休闲,不少游客来自盐亭和射洪。

言语之间,老人透着一股骄傲和自豪。

我仔细辨认着展馆里看上去既亲切又陌生的传统农具和日常生活用具,犁、耙、铧,镰刀、拌桶、背篼,石磨、碓窝、筛子,簸箕、蚕架、石槽,木杵、撬棍和钻子,五斗橱、缝纫机、电视机......。在这里,我体会着一代又一代劳动人民用智慧和汗水,奠基了共和国现代化大厦,也清晰地聆听到了先辈们追逐梦想,奔向小康的步伐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镇情、村史展厅,图片与文字相结合,述说着秋林这片土地悠久的历史和红星村动人的传说与人文。金鸡岭有金鸡长鸣,风水绝佳,引得游方道士不愿离去,在此修庙建观,纳金鸡于观中,因此取名金鸡观;百姓有求必应,香火鼎盛至今。何家湾泉眼不歇,又累又渴的驿马,因贪恋山泉,陷入淤泥,淹死于此,此处取名瓮死马田。“张家包子,魏家面”的民谚,是莲花池人勤劳富庶的写真。这些带着温度与警诫的故事,鞭策着人们摒弃假丑恶,追求真善美。

在这里,我看到了精忠报国,光宗耀祖,耕读传家的传统在继承中发展。欧起鸣,崇祯元年榜登进士,官授监察御史;何应魁雍正武状元,为族谱増辉;陈元根、陈德富,保家卫国,壮烈牺牲;余忠金,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教授,研究成果获奖等身;侯智龙、范军、何春林等等,他们都是红星村走出来的国家栋梁,新时代英才。

在红星村,我看到了劳动者的快乐,读懂了“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真正内涵。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只有在不懈奋斗中砥砺意志,净化灵魂,幸福的花儿才会开得像莲花一样绚烂。



走出村史馆,我沿着光洁的水泥路上行,参观改造升级后的莲花池农家小院。道路两旁,绿树成荫,雅欲自然,一户紧挨一户的农家院子随山就势,蜿蜒分置。院落一般由堂屋、厢房和偏屋构成,是典型的川中丘陵山区农村普遍建房规制,即“长三间挂两厦”,成半封闭独门独院。

每家每户房前屋后种着植桃、李、柑橘、枇杷等果树,以及梅花、雏菊和美人蕉之类的花草。只要条件允许,农户院落都要尽量规划出一片小小的菜园,种上当季蔬菜,如青菜、蒜苗、莴笋、菠菜、辣椒、番茄等,随食随取,鲜嫩可口,有机天然。

这就是如今莲花池的独特民宿,农家小院。一户一小院,一家一世界。不论春夏秋冬,来到这里,饮一杯清茶,喝一杯小酒,吃一碗农家饭,总是多么地惬意舒坦。如果你压抑了、郁闷了,就一个人爬上山头,面向连绵青山肆意狂笑,或一声长啸,心中再多的惆怅和郁堵,立即烟消云散。

时间已近黄昏,汽车慢慢地驶出莲花池,我摇下车窗,在此回望这一湾生机勃勃的山川。雨后的新村,总是赐予我闪闪发光的眷恋。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