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全民文艺创作大赛|《美哉,潼川古城!》

时间:2022-12-05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古良禄

作者:古良禄

 

朋友,你觉得如今的潼川古城美吗?你知道这座古城历史上以潼川命名起于何时,又止于何时吗?


一座城市的命名,跟行政区域名息息相关。如今被三台决策者命名的潼川古城,仅仅是三台县城的一部分。早在公元1118年,宋徽宗赵佶改梓州为潼川,便有了潼川府城这个名字。当然,那时的潼川府城,其外延包括整座城市。宋末元初诗人汪元量游览繁华的潼川府城后,对其大加赞赏道:“潼川待我洗吟眸,如此江山是胜游”。1376年,明太祖朱元璋调整行政区划,将潼川由府降为州,于是潼川府城变为潼川州城。清雍正十二年,潼川由州城复名府城。民国二年,国民政府撤潼川府设三台县,潼川府城的称谓亦不复存在。自此,古城以“潼川”命名共存续794年。其间官府多次调拨银两对其城垣进行修复。

 

                   一

三台县城作为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实至名归。2017年,国家棚户区改造政策暖风劲吹,三台县委县政府着手对之前规划的古城实施拆旧建新,并命名为潼川古城。


潼川古城封闭施工,仰止的好奇心被压抑两个春秋。2019年底,开街的喜讯,驱使我关闭已久的脚步,去丈量古城时空的维度,期待一次目光的惊艳。


果然,潼川古城不负众望,将蝶变后的美丽古装对外展示。街巷屋檐下,串成糖葫芦般的大红灯笼密集高挂,迎风摇曳成红红火火的日子!还记得,数十张方桌一字排开,席上家常菜肴热气腾腾。赴宴的街坊邻居,盛装华服,一脸喜气洋洋。潼川镇城区居民代表,一户一人,全部AA。据说,有人没能当上代表,还生气呢。


春节七天大假,每天人流如织,摩肩接踵。狮舞龙腾,川剧锣鼓嗨翻天。梓州渡广场,文艺演出天天见。


二期工程竣工后,我又多次逛潼川古城。本来是越建越好,设施越来越完善的古城,但我总觉得,也就那样吧。估计是审美疲劳作祟,对古城失去了初见时的新鲜感。这就像一处旅游景区,当地人早就看腻了,初来乍到的外地人,脑壳里却被美感填得满满当当。


其实每次悠游古城,我都在思考,潼川古城到底美在哪儿?她的灵魂是什么?带着这两个问题,我再游古城,终于有了自己的浅见:古城之美,美在古今一体的厚重历史文化。


一位摄影艺术家说过,给潼川古城拍照,无需开启美颜功能,只需请蓝天白云作陪就行,因为古城清水芙蓉般的天然之美足以让你眼前一亮。古城之美,美在城门谯楼,城墙城壕;美在古牌坊、古民居,古庙、古井、古亭、古渡、古码头、古廊桥;美在精美的建筑艺术;美在腹肌饱满、人鱼线分明的劳动者雕塑。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货栈巷口那几尊推车挑担扛麻袋的塑像,似乎在用肢体语言告诉人们,曾经的南门外水运的繁忙与发达。步入非遗馆,那些躬身拉船的纤夫塑像,让人一想起杜少陵“无数涪江筏,鸣桡总发时”的诗句,耳畔仿佛就会响起艄公摆舵的欸乃之声,就有荡气回肠、破空而来的船工号子传来,那么高亢激越,那么悠扬婉转······


古城之美,美在街巷绿意流淌。那参天古树,大小盆花,松竹梅等墙角绿植,四季如春,点缀古城,给人一种人游画中、画聚人气的超级美感。


古城之美,美在红色交通站;美在一代名医萧公馆;美在剪纸艺术、麦秆烙画和潼川豆豉等非遗传承;美在宽窄巷子里溢出的麻辣鲜香,全是舌尖上的诱惑。火锅中餐小吃,全是确认过的美味,让人回味无穷,唇齿留香。

 

  二

是的,游古城,请把体重留给美食,把眼眸留给风光。


走,带上你的高像素手机,随我去欣赏两处古城的袖珍水景。她不仅仅是风光,而是古城最美的内在气质和灵魂担当。


彳亍于南外街,行数百步右转进入双井巷,墙根一尊男子坐姿端庄的塑像面前一个提篼,里面装满禽蛋。当然,提篼和禽蛋都是假的。奇葩的是,不知是谁,往塑像男子嘴巴上戴了一片真口罩。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站在塑像面前,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长时间好奇地盯着塑像男子,然后伸手欲摘那片口罩,却被追上来的妈妈喝止。妈妈拉起女儿的手走了。女孩回头对塑像男子挥挥手小手依依惜别。


左转进入五城巷。四角亭下,那白花花的晶莹之水,自龙口哗哗喷出,成一弯清溪,潺潺南流。水中或岸边,水车、石碾、石臼、撑杆井等等,这些文物级的生活用具,被赋予城南旧事的回忆功能——那个年代烟火味儿浓浓的乡愁油然而生,挥之不去。


跟那些“文物”作伴的,还有一些含有现代元素的物件儿,比如小石头上那一对用眼神交流的“仙鹤”,那个垂纶而钓的童儿等等。这些人为铸塑的新物件儿,却并不煞风景,甚至可以说是这个袖珍景点的标配,能为游客增添几许情趣。


直来直去的小木桥喜欢躺平,而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小拱桥则喜欢把玲珑的曲线展示给人们看。这就像阳刚男人和阴柔女人,两种不同体态的美,彼此欣赏。挺拔的乔木之下,二桥横跨水草丰茂的小溪。溪中成群结队的红鲤,悠悠然自桥下划过,遨游浅底。小桥流水人家,红鲤水草石器,高低错落,红绿相映,动静搭配,成就一方丽景,多么具有诗情画意啊!


小溪蛇行斗折,下游水面渐阔。明流尽处是暗流,暗流尽处是深流。两池绿水相连,池畔柳暗花明,木本草本,青藤杂花,石狮、石磨、石缸,石栏杆,池畔同样有石拱桥相伴,只是比小溪上那一拱,个子要大得多,颜值要高得多。


古城的另一处水景,那便是酱园广场。水,从广场东北一隅的备用井柱上喷流而下,顺着一条水泥浇筑的水槽向西,流到西边和南边水面更宽的池子里,其中同样有成群的各色锦鲤组团巡游觅食。这一池清流,最终也是留她不住,一波三折地过暗沟,走明渠,与五城巷那一溪细流在某处秘密幽会。倒是池子周边那棵垂柳、两丛铁树和一丛名叫艳山姜的阔叶绿植,只顾自己昼夜疯长,哪儿也不去。毕竟酱园广场曾经是生产潼川豆豉的风水宝地,是出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品牌的地方啊!


时光不语,闾巷来风。古城的活水,潺潺细语,温婉成韵,须夜深人静可闻,似与溪中锦鲤说着悄悄话,道着小秘密。而小溪两岸,商贾云集,茶室酒肆,人声鼎沸。入夜,华灯初上,街巷灼灼。五城巷里,小溪两岸的屋檐之间,电线密织如网,忽闪忽闪的彩色小灯珠,宛若夜空耀眼的群星,灼灼有芒。仰望夜空,两根七彩光柱,分别来自牛头山和印合山,时而握手交叉,时而分手告别。分分合合,横扫古城,一如战争片中的探照灯。如此夜空美景,构成了星空——灯珠——水影三维立体的画面,如梦似幻,美不胜收。


  古城有了这些活水,水边和水中就有了生机勃勃的绿植红鲤,古城便有了人气,经济便有了活力。不信你看,无论是五城巷还是酱园广场,靠近水边的商铺,多被餐饮商家抢占。或许,老板心中正做着流水生财的春秋大梦呢。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这两句富有哲理的诗句,千百年来,一直被人们奉为经典名言。其实,活水理论蕴含的哲理,早就超出了活水本身。一个人,一座城,一个企业,一个县的经济发展,没有源源不断的活水,注定不能持续发展,注定没有美好未来。潼川古城关于活水的设计,堪称点睛之笔,堪称古城的灵魂。


登梓州渡,凭栏远眺:巍巍廊桥,雄姿英发,枕一江碧波,载一桥人车。一川烟霞,氤氲成朦胧诗;满城小筑,优雅如水墨画。三台的旅游景点,就县城而言,东西看山,南北看水。潼川古城一抹亮色的水景,廊桥下不舍昼夜的哗哗流韵,都会让乐水智者们眼波潋滟,百看不厌。这些水景虽然只是小美,没法跟大美的西湖水、漓江水相比,更没法跟九寨沟绝美的“仙”水相比,但这毕竟是我的家乡啊。美不美,家乡水呢!

 


三台人不会忘记,原址上曾经的潼川旧城,繁华落幕,门可罗雀。历经百年风雨侵袭之后,断壁残垣,破瓦蒙尘。尤其是南门外江西街一带的居民区,更是摇摇欲坠不敢住人。当时为了不出安全事故,有关部门只能用钢管纵横搭架,苦苦撑着。


今昔时空里的潼川古城与旧城,空间相同,时间却不在同一频道。一新一旧,一美一丑,对比竟是如此鲜明!


今日潼川古城之美,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众多的建设者干出来的。从争取资金到工程招标,从决策拍板到规划到施工,从拆除旧房到新房建成,上上下下无数人付出心血、付出艰辛的劳动。南门口城壕旁那举锤开石、凿石、抬石头的雕塑,就是最好的证明。


古人建城墙是为了御敌,今人修河堤是为了御洪,重建古城是为了便民富民,重拾唐宋繁华。由此可见,决策者安民、便民、富民的初心是美的,是得民心顺民意的。正如马克思所说,“劳生产了美”。那么归根结底,潼川古城大智慧谋幄,大手笔规划,大规模拆迁,大资金运作,大格局建设,成就一座高大上的古风新城。所以我要说,劳动者才是古城最美的风景!


一个转身,潼川旧城变成了回忆。十年来,三台城市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拆旧建新,在城墙内外,崛起一座崭新的古城。这就像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被人一番沐浴更衣,打扮得漂漂亮亮人见人爱,宛如将为人妇的新娘。


一次回眸,潼川古城便成了风景。逍遥白云,诗意蓝天。“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沐浴在朝霞中的潼川古城,楼台高昂,流水低吟。黛瓦仰天,坚石铺地。青堤烟柳,花木扶苏。廊桥鹤影,流水泛金。梓州渡广场,大气磅礴的古铜色浮雕,以及五牛过江的铜塑,无不把曾经牛得一塌糊涂的省会城市展示无遗。街巷之中,倒挂的花伞,旋转的纸风车,以及街头牵手走秀的汉服小姐姐······这一切的一,一的一切,把满血复活的古城,衬托得更加美轮美奂、流光溢彩。足以让一众目光仰视、无数驴友流连······


旧城的凤凰涅槃,新城的浴火重生,让三台人为之自豪,也让老夫感慨良多:古城之所以能从一只丑小鸭变成美丽的白天鹅,因为她有幸被三台的决策者们保留下来,有幸接受到“棚改”春雨的洗礼。归根结底,沧桑古城蝶变的背后,拥有一个崛起的强大祖国!


幸哉,潼川!美哉,古城!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