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全民文艺创作大赛|《涪城坝上麦冬香》

时间:2022-12-05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张斌

作者:张斌



在浩瀚的神话故事里,有这样一个传说:上古时期,大禹治水,遇到了河神的阻拦,河神认为,治理河水会断了河道的“风水龙脉”,影响河神子孙后代的生活。大禹于是和村民商量,承诺将来会供养河神的子孙。后来,大禹治理了洪患,沿河的庄稼得到丰收,大禹就命令大家把吃不完的粮食倒进河里,以供奉河神的子孙。不久,河里竟然长出了一种草,人们就称这种草为“禹余粮”,因为这种草的外观十分像韭菜,人们又称这种草为“禹韭”。


现在,这种草被习惯称为“麦冬”。


这个关于麦冬来源的神话传说当然无法考证。但是,麦冬作为一种名贵的传统中药材,却是真实的存在。在医药专业上,麦冬的定义为百合科沿阶草属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须根的顶端或中部膨大成为纺锤状肉质小块,晾干后可入药,《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养阴润肺的上品。


发源于岷山主峰雪宝顶的涪江河奔流而下,在三台县花园镇形成了一片肥沃的平原大坝,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涪城麦冬”就出产在这里。


涪城麦冬原本野生,树荫下、小溪边,随处可见。元末明初,当地百姓把野生麦冬培育为家麦冬,这里曾经是西蜀古都涪城县旧址,因而又有一个名字:涪城坝,“涪城麦冬”便由此得名,传承至今,已经有500多年历史。


位于涪江流域上游的北川县就是传说中大禹的故里,涪城麦冬与“禹余粮”、“禹韭”会有着怎样的渊源呢?冥冥之中不免让人产生许多遐想。

《中国药典》记载,位于东经104°56′、北纬31°15′所产麦冬品质最高。这恰恰就是涪城麦冬主产区的地理坐标,包括了以花园镇为中心,三台县沿涪江河两岸的9个镇乡。医学权威专家、国家特级品茶大师吴登方也曾赞誉涪城麦冬的主要成份、药用价值绝不亚于“长白山参”。


这些年,随着涪城麦冬经济价值的提升,周边镇乡也不断有人引种,但是,出产的麦冬产量和品质都远不如原产地。“涪城麦冬千金宝,本草遗株万国珍”。历经500多年的传承,涪城麦冬仿佛是上天专赐给涪城坝的仙草,就这么执着地青睐于这一方热土,这不是涪城麦冬的矫情,而是专一。


行走在涪城坝,放眼四野皆麦冬,那么安静地生长在田间地头,一行行,整整齐齐,翠绿而密实,就像铺在大地上的绿地毯,四季葱茏。



每年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便是涪城麦冬收获季。经过一个春节的养精蓄锐,涪城坝的人们开启了繁忙的麦冬采挖模式。随着麦冬采挖渐入高潮,涪城坝上到处飘散着浓郁而温婉的麦冬清香。


麦冬的采挖是个力气活。麦冬的根茎深深地扎在地里,挖的时候,高高地扬起锄头,结结实实地挖下去,再用力一撬,才能把麦冬整株挖起来,挖浅了,麦冬就会连着根须断在土里,所以,尽管还是春寒料峭,挖麦冬也会挖得汗流浃背,挖久了,手掌甚至还会打起血泡。


刚挖出来的麦冬裹在黑黝黝的泥土里,抖掉泥土,就见到根茎上一串串莲珠样的麦冬了。麦冬挖出来以后,还要经过采摘、淘洗、晾晒等工序,才算完成了麦冬的收获。


麦冬的采摘是手工活,也是技术活,通常是用剪刀连着根茎剪下,动作越娴熟剪得越快。剪麦冬需要大量的手工劳力。每到涪城麦冬采收季,正是山区农闲的时候,那些闲着的山里人就纷纷来到坝里受雇采摘麦冬,挣些零花钱。这时节,家家户户的街沿上、院坝里,麦冬都堆得小山似的。人们一边剪着麦冬,一边聊着天,像过节一样闹热。


麦冬的淘洗也很费力。把剪下的麦冬一筐筐担到涪江河边,连同箩筐沉在水里,用手搓,用脚蹬,当浑浊的泥水随清流慢慢散去,裹在麦冬根茎上的泥土被清洗干净,白如凝脂的麦冬就呈现在眼前了。


接下来就是晾晒。淘洗干净的麦冬先晒干水汽,然后用双手揉搓,这样麦冬才干得更快,色泽更白净。揉麦冬是有讲究的,起初用力要轻,以免揉破麦冬表皮。等到晒干以后,则要用力搓,而且根须晒得越脆搓得越干净,所以搓麦冬常常是在烈日下,搓后又晒,晒后又搓,直搓得汗水长流,双手酸痛。搓掉根须后,还要用筛子或风车除去搓断的须根和杂质,只留下干净饱满的麦冬颗粒和“吹尽黄沙始见金”的愉悦。


麦冬还在采收,四面八方的商贩就已经云集花园镇了。“铲铲客”们骑着自行车、摩托车走家蹿户上门收购,“收麦冬,收麦冬啰!”的吆喝声不绝于耳。当“铲铲客”们托着大包小包干麦冬离去的时候,大把钞票就紧紧地攥在麦冬主人的手里了,笑容像花儿一样绽放在他们的脸上,采收麦冬的辛劳也烟消云散了。


麦冬挖完后跟着又要栽植新苗。选择颜色深绿而健壮的种苗,切去须根,撕成单株,顺着开挖的浅沟插入地里,再覆上细土,用脚踩压踏实。刚栽下的麦冬苗还要灌“定根水”,滔滔的涪江是取之不竭的水源,打开纵横在田间的沟渠,涪江河水源源流入地里,麦冬苗饱饱实实地痛饮一回,就开始了四季不歇的生长。


麦冬的生长周期为一年,栽了麦冬的地里还要套种一季玉米。盛夏,麦冬还在孕育根茎,玉米已经成长为林,放眼望去,仿佛一道道青纱帐,满目苍翠。成熟后的玉米篙杆粗壮,颗粒饱满,产量是山地玉米望尘莫及的。玉米收获之后,麦冬地并未空虚,又有青蒜、莴笋这些蔬菜与麦冬为伴,一起渡过寒冷的冬天,迎接来年春天的收获。



在温饱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以前,作为药材的涪城麦冬当然没有稻谷和玉米那么受待见,始终只是粮食作物的陪衬,不温不火地存在。到全国解放的1949年,种植面积仅为273亩。大集体时代,为了完成外贸任务,生产队会拿出少部分土地来栽植麦冬,收获后再到供销社换来大米、面条,分配给一家一户,弥补口粮的不足。那时候,种植面积也不过几千亩。包产到户以后,麦冬进入市场流通,成为当地群众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人们的种植热情才逐渐被激发起来。


2006年,“涪城麦冬”正式获批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09年又顺利通过了“国家级农业标准化示范区”考核验收,同时获得“四川省精品农业标准化示范区”称号。随着这些桂冠的加冕,传承了500多年的涪城麦冬越来越受到重视了。


涪城麦冬的种植面积在不断扩大,劳动强度也相应增大。这些年,当地的土专家不断开动脑经,陆续研制出了麦冬采挖机、清洗机、烘干机这类替代人工劳作的机械。麦冬采收时节,各类机械闪亮登场,当麦冬采收机械高速运转起来的时候,那些曾经挥汗如雨采收麦冬的人们,则怀着被解放的喜悦,兴致勃勃地在一旁围观。传统的麦冬采挖模式正在被逐渐取代。

一直以来,涪城麦冬都是以药材原料被销往四面八方,产量和品相就尤为重要。为了增加麦冬的产量,人们大量使用多效唑,把麦冬地喷得如冬日降雪,白茫茫一片;为了使麦冬的色泽更加白净,人们纷纷用硫磺来熏烤晾干的麦冬,这让涪城麦冬的品质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近年来,三台县把涪城麦冬纳入“3+2”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着力打造麦冬大健康产业。通过与科研院校合作,大力推行麦冬标准化种植、规范化管理、生态化加工,麦冬产量和品质得到了有效提升;一大批麦冬深加工企业入驻麦冬大健康产业园,进行麦冬入药、入食品的研发和生产,麦冬高端饮片、麦冬食品、麦冬日化产品等系列衍生产品陆续走向市场,麦冬由单一的药材原料向高附加值的工业产品转化;火热打造中的“麦冬特色小镇”,将成为以麦冬文化为主要元素的康养旅游胜地。涪城麦冬的年产值现已超过40亿元。


500多年前把野生麦冬培养成家麦冬的先人们没有想到,小小麦冬,如今已经蝶变为三台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柱,当地群众致富的“金疙瘩”。在涪城坝,当你听到哪家哪户靠种植麦冬一年收入了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一点也不用惊讶。“种麦冬,种好麦冬!”成了大家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


2022年,涪城麦冬植面积达到了6万余亩,产量1.5万余吨,占全国产量的70%以上,出口量占全国的80%以上,三台县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麦冬产销基地、川麦冬集散中心,涪城麦冬香飘四海,“中国麦冬之乡”这块金字招牌越发光彩夺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