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台新闻网!

我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全民文艺创作大赛|《在三台邂逅幸福》

时间:2022-12-30来源:三台县融媒体中心作者:柳影

作者:柳影


初见三台


2003年5月的一天,当我从成都颠簸了近四个小时,终于到了我签约单位的县城——三台。我此行的目的,是想提前了解一下我将来的工作环境——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走出校门,第一次参加工作啊!

当我下车第一眼看到这个城市,立刻心凉半截——与我的想象差别太大了!

当初,我对三台的了解是:人口大县、农业大县。冲着这两个“大”字,在我签约的时候,也就毫不犹豫地“大”笔一挥。

眼前的三台县城,建筑陈旧,街道狭窄,路面不平。县城出口处的旁边,有一个熙熙攘攘的迎宾广场。可在人流量那么大的情况下,十字路口竟然没有天桥!

当我战战兢兢地过人行道时,前面红灯突然亮了。就在我不知是该原地不动,还是继续前行的当口,一辆小车徐徐停在面前,司机探出头,给了我一个“请先行”的手势,我感激地连连对他说着谢谢。

当我快速走过人行道,回头再看那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车流时,突然明白:一座城市,拥挤的是车辆和人群。只要人心不拥挤,道路一样可以畅通无阻。

因为想尽可能细致了解一下这座城市,我从车站下车后就选择了步行。一路前行中,我看到了这座城市独特的美:没有人乱丢乱扔,也没有乱停乱放,大街小巷都整洁干净。走过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时,我看到了一幅大大的标语:祝贺三台再次荣获全国文明城市。那一刻,虽然舟车劳顿、饥肠辘辘,但却精神倍增,继续一边打听报道单位地址,一边游览街道。

没想到,当我终于找到三台县英语实验学校并走进校园时,我的心再次降到了低谷。

两栋教学楼,一栋陈旧,另一栋竟然还在修建中。操场不说是塑胶跑道,连水泥路面都不是——全是泥土坝子。风一吹,扑我一身的灰尘。难道,我以后就要在条件如此简陋的地方教一辈子的书吗?抬头仰望天空,我的心如天上的云朵,开始漂浮不定。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亲切的声音:“你就是刘英老师吗?”

我转身看到了一位年约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她不俗不艳,优雅得体的样子。正亲切而温和地看着我。见我点头,她立刻非常友好地伸出手:“我是这个学校的张老师,欢迎你!”

张老师带领我参观了整个校区,详细介绍了学校情况。在教学区域,遇到的学生都非常有礼貌地给张老师打招呼。

参观完,张老师把我带进办公室歇息,给我倒了一杯温开水,又非常贴心地在开水里加了少许盐。她说天气热,这样免得脱水。

与张老师分手道别的时候,她执意要送我到车站。给我买好了车票不说,还给我买了一把小折扇。她说,路上太热,也许用得着。

一个带着情感的单位,纵使条件差一点,也会让人心里暖暖的。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但我却觉得脚下的路异常清晰。

七月,三台,我们再见!


认识三台


七月,当我再次走进三台县城的时候,突然对三台有了一份亲切感,这也许就是人们心里潜意识的融入吧。

正式开始上班前,才知道学校还不能给老师提供住宿。那个时候,在三台县城没有房屋中介。加之我人生地不熟,还有那少的可怜的450块钱的工资,要租到让我满意的住房,显得异常的困难。

那段时间,我一到下班就匆匆走出校园去找住房。沿着学校附近的上升街找到九倒拐,从九倒拐找到北门口,再从北门口找到下南街,又从下南街找到南门口。

最后终于在南门口找到了一家民居。房子是土墙,盖的还是小青瓦。路面高低不平,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灰尘扑扑。

房东是位老人,孩子都不在三台,她觉得房子空着也是浪费,我来还可以跟她作个伴。老人非常善良,说我一个外地人,又是刚参加工作,所以让我每月只给100块钱的租金。

老人的善良和热情,化解了我的犹豫。

可我搬过来之后,又发现问题了。上早、晚自习的时候,如果走小十字到中医院那条线路,路况差不说,一段小巷人少阴森,有一点怕怕的;如果从大十字绕过去,又远了许多。

那些日子,一到下夜班,我总是胆战心惊。但想到优惠的房价、善良的房东,我便咬咬牙坚持住了下来。

而另一个让我坚持的原因,则是在住房的对面有一家夫妻开的小餐馆,味道非常棒,还物美价廉。他们做的米饭,吃起来非常的香。因为他们不像一般饭店用电饭煲做饭,而是用铁锅把米煮到八分熟之后,把米汤滤掉,然后用木桶蒸煮。客人来吃饭时,就给盛一碗免费的米汤。喝着那热乎乎、香喷喷的米汤,总感觉有家的味道。

有一天中午吃饭时,我去盛米汤,刚一转身就和一个人撞上了。滚烫的米汤撒在了我手上,痛的我情不自禁地“哇”地大叫一声。而我的手也瞬间变红,火辣辣地痛。

就在这时,我的手被撞我的人一把抓住,快速拉到水龙头下冲洗。当我感觉不那么痛的时候,才抬头看了一这个撞我又帮我的人。是一个清瘦的男生,戴着眼镜,头发中分。

“现在感觉是不是要好一点了?”他急切的眼神里,满是歉疚和痛惜。

我心里升腾起来的那一点点火,悄悄熄灭了。我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点了点头。

为了表示歉意,他邀请我跟他同桌,并点了我最喜欢吃的青椒肉丝。通过交谈,我知道他也是刚毕业从外地来三台的,是一名外科医生。而凑巧的是,他竟然住在我对面。

一顿午饭,几乎都是他在说,我只是礼节性地应和着。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抬头细看他一眼。因为他那头型,加上眼镜的样子,像极了房东那条四眼狗。一想到这,我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笑得他一愣一愣地,不明所以。

从那以后,我们会经常在饭馆碰到。开始,他都要说一句:“哈,真巧。”再熟悉一点的时候,这句话变成了:“要不,我们一起吃?”

早晚自习的时候,我也不再害怕,因为我坐上了他自行车的后座。有一次,他问我,第一次见面,笑什么呀?我说他像房东的四眼狗。他一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他愿意做一条忠实的狗,守护我一辈子。

可我却有些犹豫。因为当年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女同学,找的男朋友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有房有车不说,还有不菲的存款。

而他是典型的农二代,也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无房无车无存款。如果要买一套房子,按照我和他当时的工资,至少要奋斗10年。别人在用工资去享受生活的时候,我们还得节衣缩食还贷款。

所以,我一直不敢正视他的“爱意”。

那天,他约我去东门外走走。看到我犹豫不决,他说就当作最后一次吧。我迟疑着点头同意了。

那天,刚下过雨,路面有些滑,而且到处都是水坑。他总是走在前面,水坑大的地方,他就找一些石块给铺上,让我不会湿脚。

我们来到一个小坡上,满眼都是良田,田里种满了庄稼和蔬菜。

“我知道,你嫌弃我什么都没有……可是我还年轻,而年轻就是资本。我就如这田地,你就是这田地的主人。秋天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收获满满。只是,你要给我时间。”

“四眼”的承诺,在我心里激起了一丝涟漪。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突发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身边没有亲人,只有“四眼”忠实地守候着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孤独无助的我,终于醒悟。也许,他真的就是我这辈子最忠实的四眼狗。

当我痊愈出院后,我们去了民政局。拿着红本子,“四眼”高兴地欢呼:“终于,我从一条四眼狗正式更名为哈巴狗啦!”


重建三台


2008年地震的那天,我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而那个时候,我的“四眼”爱人却还在成都进修。由于余震不断,晚上不敢在家里呆,只能在室外空旷的地方找一个临时栖身之处。

行动不便的我,能从家里拿走的,就是随身携带了一把雨伞。五月的晚上虽然不寒冷,但晚上的湿气足以让快临盆的孕妇受寒感冒。

在学校操场喷泉的位置,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旁边是一对母女,她们拿来席子、被子,甚至还准备好了枕头。

当女儿为她母亲铺好只能够一个人睡的席子时,这位母亲却执意让我去躺下休息。老人说,她睡眠浅,坐着就可以了。

整个晚上,年迈的母亲就依偎在女儿的怀里坐在旁边,守护着躺在席上的我。

虽然余震不断,晨雾寒凉,但胆战心惊的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温暖和慰藉。

在残酷的地震灾害面前,这位老人却把冒着危险照顾一个陌生人,让我看到了人性最光辉的一面。

在那以后的日子,每每看到别人处于困境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常会想起地震那晚的那位老人,然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半月后,受地震影响上游出现了严重的堰塞湖。处于下游的三台,需要对灾区群众进行紧急疏散。就在我准备跟随大部队撤离的时候,有了临盆的迹象。不得不被紧急送到了县医院。尽管是非常特殊的危急时刻,但县医院仍然有很多医护人员在值守岗位,随时待命。

我被推进手术室时,值班医生的电话响了。只听到医生说:“我这里有一个孕妇需要马上手术,你和孩子先撤吧!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那一刻,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因为从地震那天开始,在省医院进修的爱人也给我打过类似的电话:“医院里每天都有从地震灾区送来太多的病人,很多需要马上手术,我还不能回三台,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地震之后,三台不是在维修就是在重建。而这时的我,也遭遇了人生的一场大地震。

因为改革,我所就职的英语实验学校被取缔,老师被分流。我被分派到了三台中学。受到新环境、新的人际关系等因素影响,我的教学业绩也有所滑落。遭到同事、领导甚至是学生的质疑。一个教初中的老师,是否可以在一所国家重点高中胜任这份工作?

同样在这一年,我挚爱的母亲突然病故,我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那些日子,我感觉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坍塌。开始怀疑人生,质疑自己的能力……产后抑郁症愈发严重。多少个深夜,我在梦中哭醒。

那些日子,爱人一有空就陪我散步。北坝车站的周围,许多新楼拔地而起。新的体育馆和图书馆的建成,成了新的风景线。

东门口的城门,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给予了美化和整修,让东门焕然一新。东门口的路从泥泞小道,变成了宽敞的柏油路;当初低矮、破旧的民宿,变成了一栋栋带有都市丽景的电梯房。城市的巨变,让我感叹人类的力量。

当我们沿着新西街往车站方向走的时候,在迎宾广场的位置,一座天桥横空出世,让交通更顺畅,让行人更安全。再往前,曾经的西桑园,成了梓锦新城。

虽然我很怀恋曾经的西桑园——当初,一大片的桑树林,郁郁葱葱,绿毯一样漂亮;还有那黑黑的甜甜的桑椹,让我想起都垂涎三尺。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曾经的西桑园成为如今的梓锦新城,城市变迁所带来的安逸、舒适。

返回的路上,我惊喜地看到了一棵残存的桑树。纵使孤零零的一棵,可是它鲜嫩的叶子,茂盛的枝丫,依然活出了生命的精彩。

那一晚,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吃桑叶蚕,吐丝成蛹,最后破茧成蝶。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带着美好的心情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下班后,我去书店给自己买回了许多的书籍。希望用书来陶冶自己的灵魂,净化自己的内心。

在学校里, 以一颗慈母之心宽容地对待学生,不再带有功利思想。用纯粹的心态,孵化崭新的人生。

短短的几年时间内,我被评为绵阳市骨干教师,并且晋升为高级教师。业余时间所写的文字,也在全国各地上百家的报刊杂志发表。去年,我还顺利地拿到了心理咨询师证书。


扎根三台


2019年春节,我终于如愿怀上二胎,大宝也高兴不已,爱人也特意请了参加工作的第一次年薪假,准备开车回老家,好好过一个春节。想不到,回家的当晚,爱人就接到单位领导电话,让他火速赶回单位,因为疫情形势异常严峻。

看着他裹了又裹身上的衣服,上了车,准备启动车子时,他又突然下了车,从裤兜里拿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百元现金,一把塞在我的手里说到:照顾好自己......话没说完,他用双手抹了眼睛,然后转身上车,离开了。黑夜里,寒风中,我无助地站在院子里,看着车灯的光消失在夜幕中,一缕悲凉笼罩全身。

那时,到处管控,无处可去。我时时拿着手机,多想问问他是否安全。可是,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他过多分心。只知道,当时他们医院里的防护服不够,就用医用袋子套在身上,然后喷洒消毒液。有时,几天才收到他的一个慰问短信,或者报平安的信息。32天之后,他终于回了一趟家,他的眼袋、黑眼圈,还有那一月没剃的胡子,让我在那刻,眼泪夺眶而出。他反而笑笑安慰我说:疫情面前,这是医生的天职,也是共产党员的使命。

   然后,这疫情三年,去哪儿,都需要核酸证明,需要看行程码。于是,这3年的几乎都在三台。有空去河边走走,常会看到那因为洪水冲垮的路基缝里,已经长出一株的小草。在感叹生命顽强的同时,突然感觉,疫情也并不那么可怕。

周末,偶尔会去朋友的花园坐坐,看看她花园上百种不知名的花草,尝尝刚从树上摘下来,带有果酸味的水果。朋友一生疾病无数,曾经大小做了20次手术,每一次劫后重生,她买一些鱼虾到岷江桥头下放生。或者去菜市场,专门买那些从农村来的老人卖的水果或者蔬菜。她从来不问价,更不会讨价还价,给了钱,然后快速离开。因为,她每次给的钱会比实际买菜的钱会多一点。她自己也不怎么富裕,但她高兴这样做。

她说,只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疫情戴了口罩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感受到对方的心。于是,这三年,被她的这句话,治愈着。每次去她家,她都会热情送我许多的花草。一直不喜欢种花草的我,竟然从此有了这个爱好。如今,有空在家,给花草除草施肥,而每每看到家里芳香四溢的各种花草,让我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同时,我努力学着她的样子,时时地关爱着他人活得云淡风轻。

前不久,行程卡完成了她3年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免费核酸检测也结束,生产生活逐步恢复到3年前。虽然期间,许多人感染上这病毒,不是高烧就是全身乏力,痛苦不堪。但一切都会过去,因为在阳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有惊喜。

我阳发高烧的时候,几乎平时不打招呼的隔壁邻居,主动给我一包她好不容易买的退烧药。头痛欲裂时,很久没有关心我的孩子他爸,竟然端了一碗中药送到我床边。只是,这次不是喊的:大郎!该喝药了。而是喊的:美美羊,灰太狼给你送药了。

前几天,一个大学的师妹签约到三台。她如20年前的我一样,签约后即来三台进行实地考察。今天,我陪她去看了南门外的廊桥,漫步在木板铺成的河堤上。看着绿油油的草坪,柔媚起舞的垂柳,清澈见底的河水,整洁干净的路面,还有行人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微笑……她由衷地说,三台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她突然转身问我:“师姐,你来三台这么多年,收获了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她:“我在三台邂逅了我的幸福!"

我真诚地对她说:“终将有一天,你也同样会在三台收获满满的精彩人生!”